ひな

這邊ひな✨叫英文Hina也可以哦/// 大愛2.5次元,鷲尾陽推し❤

【月歌乙女向】假如他們都使用撩妹金句#4【白組】

*香港的超大颱風成功地上岸然後把我家窗戶拍得搖搖欲墜
*然後今天跟明天都停課了,原因是因為學校被大樹封住了
*沒上學感覺變成了一個廢人
*廢話不多說大家都知道會ooc
*上一篇(黑組)是去日本的時候寫,這一篇是回來香港的飛機上碼的ฅ'ω'ฅ
*資料(?)金句都是網上找的
◌⑅⃝●♡⋆♡LOVE♡⋆♡●⑅◌

霜月隼場合✨
霜月隼今天難得會利用早上的時間做好錄音工作,他比起平日更早回到月野寮。海為他倒茶後便回房間休息,你則坐在餐桌旁享用著隼買的哈根○斯。
隼:○○~ 你知道嗎~?爸爸都是女兒上輩子的情人哦~✨
你:嗯......所以?
隼:所以~ 我下輩子要當你爸哦~?✨
實不相瞞你覺得這......還真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www 隔了幾秒鐘,你明白此話含義後便低頭吃著哈根○斯。只聽見隼輕笑了幾聲說著:「好きだよ~ 我的女兒~」

◌⑅⃝●♡⋆♡LOVE♡⋆♡●⑅◌

文月海場合✨
7月,夏天的來臨令你措手不及,炎熱的天氣成功征服了你。放在月野寮的西瓜早就被人吃光了,你又因為怕電費昂貴而只敢開風扇吹吹。文月海見狀便拿一條毛巾坐在你旁邊,擦去你的汗水。
海:吶、不如趁這個暑假去學游泳吧?
你:為什麼?可是我不懂得游——
海:因為,我們即將墜入愛河,我的美人魚。
はい?美...美人魚?這新穎的稱呼引起了你的注意,亦令你提起興趣去泳池玩耍。海摸了摸你的頭,爽朗的微笑令你恨不得變成美人魚。

◌⑅⃝●♡⋆♡LOVE♡⋆♡●⑅◌

葉月陽場合✨
你從工作關係上認識葉月陽這個男生將近幾個月,有時候完成拍攝後,攝影團隊都會請大家一起去吃飯。剛好今天有你跟陽的雙人攝影,你準時到達了攝影棚,並完成了造型。陽在休息室外倚著門打招呼。
陽:欸......○○、你到現在還是單身吧~?你單身了多久啊?
你:不知道欸......2年多吧?怎樣?
陽:抱歉抱歉~讓你了等這麼久!
陽以平常心說出這番話,卻令你突然感到有一股戀愛的感覺涌上心頭。你並不討厭陽這種說話方式,當你猶豫著此話時,陽已經走到你身旁,跪下並在你耳邊說:「マジだせ❤」

◌⑅⃝●♡⋆♡LOVE♡⋆♡●⑅◌

長月夜場合✨
星期五,你今天同樣都要到咖啡廳打工。長月夜的行程剛好中午就休息,所以到了你打工的咖啡廳探班。員工們看見夜進入咖啡廳坐下後,便特意叫你為他準備飲料。
你:夜/// 這麼巧啊....../// 要叫點甚麼嗎?
夜:○○、中午好!那...我要一杯紅茶去冰吧///?
你:嗯好的......甜度呢?
夜:跟......跟你一樣甜///
感覺到夜的視線正看著寫單的你,臉頰隨之紅了起來,夜剛才覺悟自己說了甚麼便手忙腳亂連忙解釋,卻怎樣也阻擋不住臉上的紅暈。回到廚房,你決定在紅茶裡面加入與夜一樣可愛的甜度。

◌⑅⃝●♡⋆♡LOVE♡⋆♡●⑅◌

神無月郁場合✨
神無月郁完成學校的田徑訓練後看見你站在體育場外等待他,他主動走上前跟你打招呼,並講述在學校發生的趣事。你看見他滿臉笑容,心裡亂了起來。
郁:○○、你知道那條路怎麼走嗎?
你:......哪一條?
郁:往.....往你心裡的那條路///!
你心跳瞬間快了一拍,郁突然牽著你的手,帶你走向月野寮。這不成熟卻滿含愛意的小舉動肯定就是郁的所作所為,你跟他回到了月野寮,開始了一整晚的個人數學補習。

◌⑅⃝●♡⋆♡LOVE♡⋆♡●⑅◌

水無月淚場合✨
今天水無月淚還是一如既往的在月野寮練習鋼琴,美妙的音色從房間響起,你走進房間,裡面放置的一部鋼琴正被少年彈奏。我靜靜地坐在鋼琴旁邊,享受著寧靜的片刻。
淚:○○、你玩過樂器嗎?
你:沒有......怎麼了嗎?
淚:為什麼......你一直撥動我的心弦?
房間迎來了一陣寂靜,仿佛只剩下了呼吸聲和心跳聲。你慢慢地移動到他的旁邊,然後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淚緩緩地在鋼琴的曲子中表達愛意,溫柔的鋼琴聲在腦海中迴盪。

◌⑅⃝●♡⋆♡LOVE♡⋆♡●⑅◌

如果大家喜歡的話說不定可以寫其中一個或者幾個的完整故事# 雖然寫得不會太唯美就是了www((我這渣文筆......

【月歌乙女向】假如他們都使用撩妹金句#3【黑組】

*資源都是從網上看的
*這是乘飛機往日本的產物
*因此缺氧(?)很嗨的時候就會有腦洞
◌⑅⃝●♡⋆♡LOVE♡⋆♡●⑅◌

睦月始場合✨
在月野寮的公共房間內,你和始坐在沙發上度過寧靜的休息日。始按著手機,忽然看到一則動態令他內心蠢蠢欲動x 正在看書的你沒有留意旁邊戀人的表情變化。經過一番猶豫後,他決定了要跟你說。
始:○○、我能跟你要個東西嗎?
你:嗯?什麼東西......?
始:要你屬於我。
最後發現那則動態是有關最近流行的告白金句,始特地選了一條沒那麼尷尬的來說www
◌⑅⃝●♡⋆♡LOVE♡⋆♡●⑅◌

彌生春場合✨
最近彌生春在書本上學懂了看手相,當中最令春好奇和感興趣的是感情線。作為一個正在談戀愛的人,春感興趣的當然是你的手相。
春:(看著你的手掌)○○、你的感情線好像少了個東西哦?
你:欸?少了什麼?!
春:少了我。
你聽到這裡,臉頰泛紅,嘴角忍不住向上翹。甚麼嘛......也不知道在哪裡學的,又在甜言蜜語......嘛,雖然我也不討厭///
◌⑅⃝●♡⋆♡LOVE♡⋆♡●⑅◌

卯月新場合✨
那天夜晚,你突然來了一通電話。電話裡頭的聲音是卯月新,通話的背景異常安靜。新跟Six gravity的其他成員一起待在公共房間,等待著你的回答。
新:我想跟你說我喜歡你,因為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
你:欸...是喔........那,我先掛——
新:但我選的是真心話。
語畢,只聽見通話背後傳來了零碎的笑聲,你內心的失落感瞬間轉成了雀躍的心情,甚至有些衝動想到月野寮立刻抱住新。說不定新也一樣呢~?
◌⑅⃝●♡⋆♡LOVE♡⋆♡●⑅◌

皐月葵場合✨
這天,皐月葵帶了你到月野寮附近新開的甜品店。裡面的香氣撲面而來,你情不自禁地隨著香氣走去。葵為你找好了位子,然後點了你最喜歡吃的甜點。
葵:○○、你爸媽......一定被課很多稅
你:為什麼這樣說啊?
葵:因為......你笑容太奢侈了////
葵微笑著,仿佛已經看穿了你內心的感受,溫柔的表情讓你覺得不僅是美食,心裡也覺得甜甜的,同樣露出了微笑。可葵天天都能看到這奢侈的笑容呢www
◌⑅⃝●♡⋆♡LOVE♡⋆♡●⑅◌

如月恋場合✨
這天如月戀剛好在中午有休閒時間,因此你和戀決定在公共房間裡玩P○4。你們玩得興起的時候,不知不覺間戀在你輸掉的時候看著你偷偷地笑。
戀:○○、我跟你講個故事!!
你:哦,好啊~
戀:有一天「我不愛你」和「我愛你」出去玩,但是「我不愛你」在路上被高達用必殺技殺死了,那現在只剩下誰了?www
你:我愛你啊......?
戀:嗯!我也愛你!
隔了兩秒,聽見門外一陣低沉的笑聲,始さん剛好經過公共房間瞥見裡面的情況。戀漲紅了臉,「啊啊,殘念だね///」你心裡想。
◌⑅⃝●♡⋆♡LOVE♡⋆♡●⑅◌

師走駆場合✨
休息天,師走驅帶你到商店街約會,你們穿的情侶裝非常引人注目,令人羨慕。對你來說,驅比起戀人,更像是一個偶爾會不自覺地甜言蜜語的弟弟一樣。
驅:吼.....最近超倒霉的......!
你:怎麼了?
驅:因為......我的好運都用來遇見你......運氣用光了啦!!
你內心雖然有些小激動,但想了想,驅くん不是任何時刻都很倒霉的嗎......?www 可是驅說得對,能夠認識驅並與他交往是你遇到過最幸運的事。
◌⑅⃝●♡⋆♡LOVE♡⋆♡●⑅◌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霜月隼【第三幕end】

*ooc甚麼的就不說了
*其實挺想看隼著急的樣子(?)
◌⑅⃝●♡⋆♡LOVE♡⋆♡●⑅◌

過了一陣子,翎和隼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好,自從第一次看到隼的魔法後就深深地對他充滿好奇。

「這個是什麼啊...」翎在晚飯過後,在餐廳的餐桌上看到一個玻璃瓶,她打開瓶蓋,然後嗅了嗅裡面的液體。深紅色的液體散發出一種濃烈的酒精味和一陣葡萄的香甜。

翎看著兩旁,確認好沒有人之後,就在廚房的櫃子裡拿出一隻杯子,然後從瓶子裡面倒出濃郁的「果汁」。「嗯...只應該只是葡萄果汁吧?裡面有葡萄的味道...雖然有一點嗆嗆的氣味...」她再一次從杯子裡面確認著氣味,然後以好奇的心態初次嘗試「紅酒」。

    嚐過了一口後,翎剛開始覺得有點兒嗆,但過了一會兒口腔中就有一陣甜甜的葡萄味,令翎非常好奇這飲料的神奇之處。

她再喝了一口,然後享受著口腔中那甜甜的果香。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把杯子中的紅酒喝得一乾二淨,腦海中傳來暈眩的感覺,視線也變得逐漸模糊。

翎坐在位子上,雙手倚著桌邊,然後內心突然有種衝動想把隼叫來。此時的她神智不太清醒,還不停眨眼,為了想看清楚前方,翎已經被酒精沖昏了頭腦,而心裡一直想著隼。「隼...好想見到你...嘿嘿www 隼...」翎發覺自己控制不到嘴裡說的話,就通通把想說的都說出來了,結果全部都離不開「隼」這個名字。

翎因為暈眩的感覺,令她看不清自己的動作,結果手一鬆開就把手中的玻璃杯扔了出去。啪啦——玻璃杯在地上粉身碎骨,透明的玻璃碎四處飛散,卻幸好沒有傷到自己。翎開始停止不了自己零碎的笑聲和口中呼叫著的名字,暈眩的感覺和視角使她伏在桌上,一時太多的感覺讓翎不能及時整理情緒,導致現在這幅樣子。

「隼...!你在...哪裡...嘿嘿www」正當翎想站起來的時候,一把聲音叫住了她。「翎?!」隼在餐廳的玄關叫住了翎。她抬起頭看向玄關的時候隱約看見隼的身影,聲音也是隼的聲音...「隼...!嘿嘿www 隼我好想見到你...!www」翎在話語中發出幾聲輕笑,隼避開地上的玻璃碎,然後轉頭叫經過的郁和淚清理地上的殘渣。

隼走到翎面前,然後瞥見餐桌上的紅酒。「翎你...喝酒了嗎?!」隼緊張地看著翎,用手扶著她的肩膀,讓翎伏在隼的胸膛上。「嗯...隼!www 你來了啦...!嘿嘿」「翎...你喝醉了...!」隼皺著眉頭,然後一把抱起了翎,帶她到房間。在途中她感覺到隼的溫暖後在隼的臂彎中乖乖的待著,她知道自己好像闖禍了就忍住不發出聲音。

    隼把翎放在床上,然後自己坐在床邊,沉默不語。「隼...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啊...我...」隼轉過頭,然後用手指按著她的嘴唇,讓她停止說話。「嗯...QwQ」翎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想哭,眼裡冒著淚光,鼻子都紅了。隼見狀立刻給翎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摸著她的頭說:「沒關係的...不要哭了,好嗎?」翎在隼的懷抱下冷靜下來,點點頭回應。「我...最喜歡翎了,所以...不要再哭了,我會心痛的哦~?...」隼微微皺眉,聽到翎輕聲地說:「隼...我...我也最喜歡隼了...隼要,要一直給我變魔法哦...?」翎在說此話的時候,身體開始變得熱起來,臉也同樣變得滾燙。隼點頭,然後輕輕推開了翎,「隼...——」隼看著翎喝醉的模樣,忍不住在唇上印下了一個吻。

    「明天起來的時候如果覺得不舒服就叫我吧~就算離得多遠我也會聽到的...現在就先躺下睡一覺吧~!」翎乖乖的聽隼的話,很快就在被窩裡面熟睡了。「翎,我喜歡你。」翎在進入夢鄉前聽到隼小聲的在耳邊說著,然後額頭上落下一個吻。「晚安了,我的皇后~」

*隼線完結撒花*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霜月隼 【第二幕】

*哈......暑假只剩下大約兩週了
*我還在努力肝功課啊......
*希望我不會在開學的時候就倒下吧www
*我要陽親親才起床!!((咳咳
*還是一樣抓不到隼的奇妙(?)
*隼你能告訴我為啥你要這麼奇幻呢x

◌⑅⃝●♡⋆♡LOVE♡⋆♡●⑅◌

翎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她看向窗外,天色昏暗,還有少許雲朵在天上飄過。

「等等!!我什麼會在室內?!」翎撐著床坐起來後,環視著周圍的環境。這裡沒有綠色的樹木,沒有小草和花朵,只有木製的書桌,書櫃,衣櫃和一張單人床。翎翻開被子,然後突然醒覺看到自己的腳。「欸欸欸?!這...這是?!人類的腳!!」翎隨即伸出雙手,然後確認著自己的想法。「我...我有人類的手...!聲音也是!!...」

翎現在腦海中一片空白,然後門被打開了。「那個...你醒了嗎?...嗚哇啊啊啊!!甚...甚麼?!」走進來的雄性白兔看到翎之後嚇了一跳,隨後立刻關上了門。翎敏捷地跳下了床,在等身鏡子面前照了照自己的樣子,她發現不僅是身體,自己更擁有了一頭棕色及肩頭髮並穿著一條白色裙子。

她悄悄走到門前,再次打開門。「那個...抱歉!!我睡了你的床!!」翎對著門外正在慌亂地畫圈圈的男生說。「欸?那...我叫夜,你是...?」「我...我是翎。」雙方都很尷尬地自我介紹後,夜心裡認為這一切都是魔王さま的傑作,卻不願意跟他相談。

「啊對了,你原本是一只小熊,對吧?」夜站在走廊,轉頭看著翎說。「似乎...是呢www 可是,為什麼我會有人類的身體啊?」翎回到房間裡面,坐在床邊疑惑地問。「恐怕...這是科學也解釋不了的...」夜頂著房間門,有一點沮喪地說道。「要吃嗎?」夜見翎東張西望的,便拿出一個蘋果讓翎吃。「嗚哇是果子!!我吃!!」翎伸手接過蘋果後大口大口地吃著。

    「哦~夜!都晚上了,怎麼不回房間休息...咦咦?!這是!!誰啊?!」翎認得這個男生,橙紅色的頭髮和白色兔耳是翎認得他的關鍵。「啊是陽!」夜走到陽旁邊,然後再陽的耳邊細語。「先不要告訴隼,這是今天早上撿到的小熊啦...」只見陽睜大雙眼盯著翎看,然後回頭跟夜繼續說。「我覺得這一定跟那個笨蛋魔王隼有什麼關係啦...!睡一覺就變成人甚麼的太扯了吧?!雖然被我猜中了是個女生~」「這也太奇怪了...不過,喂!別色迷迷的看著她啦!!她還只是個孩子!!」

夜一把推開了陽,然後要他打招呼。「你好~ 我叫葉月陽!叫我陽就可以了~!」他彎下身鞠躬後看著翎。翎也同樣說:「你好...我叫翎...!」「以後多關照呢~!呼啊~我也累了...夜,拜託你照顧好她了哦?」夜見陽緩緩地離開後,就打算帶翎到食堂坐下。

「現在這個時間...食堂應該沒人了吧...?」到達食堂的時候,夜稍稍加快腳步,往裡面窺探著,發現裡面沒有出現兔耳後,就揮手讓翎進去食堂裡面的位子坐下。正當夜安頓好翎,到後方的櫃子拿出麵包的時候,食堂的門外傳來了一把聲音。

「あれ?真是個可愛的稀客呢~」翎轉頭看向食堂的門口,只見一位披著白色外套的雄性白兔走進食堂,並邊觀察著翎,邊靠近冰箱。「糟了糟了...」夜喃喃自語,「是...誰...?」翎看著面前的兔子在冰箱拿出一個小盒子,在她面前的位子坐下,看著這白兔俊俏的樣子,不禁令她想到了一個帥氣的魔法師。

「我是這個白兔王國的魔王さま哦~?不介意的話,叫我【隼】就可以了~ 嗯嗯...你還真是個神奇的存在呢~」隼打量著翎的身軀然後撩起她臉頰邊的棕色頭髮。夜好奇地打聽著,「隼さん...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能感覺到喔~?你原本是一只小熊,對吧?嗯...來到這裡之後就變成人類的模樣吧~!」隼很輕鬆地說著這話,令翎心裡覺得毛毛的,卻又很神奇。「!!為什麼...?!」翎與隼是第一次見面,他卻已經知道了翎的事,實在是......太神奇了。

「隼さん...!那個...對不起!撿到了翎的時候還瞞著你!」夜趁雙方都沒出聲的時候連忙向隼鞠躬道歉。「哼哼~不用這麼拘謹的~ 嗯?你們是要吃麵包嗎?」隼表示「沒關係」之後,看到夜剛放在餐桌上的麵包。「啊對的...因為想讓翎先適應這裡的環境,畢竟翎是今天早上來的...」夜坐在翎旁邊的位子,而隼就坐在翎的對面。夜掰開一點麵包給翎,然後讓她像拿著果子一樣吃。「這個是麵包喔~很好吃的,你試試吧?」翎記住了這食物的名稱後便毫不猶豫地放進口裡,咀嚼過後就說:「嗚哇......!好好吃!」翎伸手再掰開一小塊麵包,正想吃掉的時候,隼叫停了她。

「翎,想知道一個更好吃的方法嗎~?」他微笑看著翎。「隼さん!你又有什麼鬼主意了啦...!」夜皺著眉頭說。「想更好吃的話,施一點點~魔法就可以了哦!」隼拿出一堆半透明的粉末然後灑在翎手中的麵包。「はい、召し上がれ~」【日語:請享用~】翎看著麵包上閃亮亮的結晶體,再一次把麵包塞進口中。半透明的粉末在口裡融化後散發出一種甜甜的味道,令翎愛不釋手。「好好吃...!這個是什麼啊!」翎指著隼手中的粉末說,然後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還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呢~」隼用左手撫摸著翎的頭,看著她翠綠色的眼眸,然後說:「是糖哦?甜甜的,很好吃,對吧~?」隼主動的接近,令翎有點不知所措。「嗯...嗯!」翎感覺到內心有點壓抑的感覺,臉上也有一點熱熱的。不知不覺間看著隼的臉看得有點入神,這是翎第一次對化身為人類的兔子感到好奇。

「さーて,是時候吃個甜品啦~」隼正想打開他手中的盒子的時候,一股熾熱的視線看著他。翎緊緊地盯著隼手上的雪糕。「嗯?很在意這個盒子嗎~?」隼拿著某名牌的雪糕在翎面前搖了搖,然後歪頭微笑。翎微微點頭,然後眼睛默默跟著盒子的方向走。夜看著情況還是有一點不放心,「隼さん...把翎交給你真的可以嗎...我覺得不行欸!」隼邊打開盒子,邊回應夜說:「當然可以~要說為什麼的話,我可是魔王さま哦!夜也覺得累了吧?不如先回房間休息吧~?我帶翎到她的房間就可以了~」翎並沒有因為他們的對話而分心,她仍然緊緊地盯著隼手中的盒子。「欸真的可以嗎...那...晚安...翎也是,早點休息吧。」夜提到翎的時候,她稍稍抬頭看著夜皺著眉頭離開,然後重新看著隼的樣貌。

翎目不轉睛地看著隼淺綠色的眼眸,然後期待著隼手中的小盒子。「很期待~?」隼微笑著領導翎說出心裡話。翎點點頭。「那...你先閉上眼睛吧?」隼的話語中帶點惡作劇的意味。翎為了能夠吃得到那個小盒子的食物,她照樣跟著隼的指示做了。

「はい、よくできました~」【日語:做得很好哦~】翎閉上眼睛之後,所有器官都變得敏感。「來~張開嘴巴,啊~」隼讓翎張開嘴,嘗試一下從未吃過的冰淇淋。翎微微張開嘴,感覺到唇上抵著一根硬硬的東西,「はい、現在合上嘴吧~」翎也照樣做了。隼把勺子取出,嘴裡立刻傳來冰冷的感覺,口中軟軟的食物瞬間變成了液體,口腔中甜甜的感覺帶點果子的香味。

翎睜開雙眼,似乎是愛上了這種食物一樣,她看著隼手中的雪糕,然後說:「好好吃...!有甜甜的果子味!這個...隼有沒有令它變得更好吃的魔法啊!!」翎想起了隼在麵包上給她下的「魔法」,隼想了想,然後說:「如果你想要更好吃的魔法的話...有倒是有的~那翎你再閉上眼睛吧~?」翎知道了她吃的是冰淇淋之後,滿意地合上眼。「隼很厲害呢!懂魔法的話能做出好多很好的事情吧!!」

隼的聲音從前方傳入耳朵,「對呢~如果你有什麼困難的話,也可以找我喔~!好了,再一次張開嘴巴~」「啊~」「はい、現在合上嘴吧?」隼從翎的嘴裡抽出勺子,然後在唇上印上一個蜻蜓點水的吻。翎口中的雪糕融的差不多成為液體,不只是口腔,連心裡都覺得甜甜的。翎的臉有一點點紅,當她睜開眼睛看的時候,只見隼別過臉去,沉默不語。翎看著隼的側臉已經感覺到面前的白兔正在害羞,臉上跟自己一樣有些少泛紅。翎知道自己被吻後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單純默默地看著隼的表情變化。

    「翎,還是回去休息吧~?」隼清了清喉嚨後看著翎說。翎點點頭,然後從座位上起來。「はい、到這邊來吧~可愛的小公主~」隼恢復好心情之後用像剛認識那樣的語氣說話。翎跟隨著隼來到房間門前,心裡面卻一直在思考著剛才的吻中涵義,明明自己跟隼是第一次見面,為什麼隼突然之間就親上來了呢?可是,這種魔法使翎有點著迷。「那麼,晚安了~我的小熊公主,我們明天見~!」翎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唇,然後說:「嗯...晚安!」等隼離開後,自己進入房間裡面,然後關上燈躺在床上。呼...隼...好神奇的人啊...

◌⑅⃝●♡⋆♡LOVE♡⋆♡●⑅◌

我想說的是www 儘管吐槽吧......www

【月舞同人】偶遇睦月君www

*感覺我人生中需要睦月君一般的人
*這並不是真實的
*這段子是來自我某一天的夢境
*我究竟是厲害到一個怎麼樣的程度才能夢到睦月君www

◌⑅⃝●♡⋆♡LOVE♡⋆♡●⑅◌

首先我們得來一個輝山式崩潰......

這天,我和自家母上因為要買室內種植的小道具而到百元店購物。

昨天放學的時候看到這間百元店有些可愛的小花盆,所以就帶母上來了。

踏入百元店的時候,我感覺到一種熟悉卻又有點可怕的感覺......

我沒有理會這種不祥預感,帶母上到種植工具的那一欄。
我:哦!媽媽你看!這個花盆超可愛的!www
母:是呢...!欸,這個怎麼樣?能配搭在一起嗎?
我:嗯......挺好看的啊!

?:【日語】歡迎光臨!請問有甚麼需要嗎?

我:【用日語回答】啊不,我們先看...看......?!?!(Oh Shit.)咳咳......

?:【日語】嗯?怎麼了?

我:【看名牌】睦......睦月君?!

睦:はい?



我猛地張開眼睛,只看到家裡的天花板.......
怖いよ怖いよwww

兔王國三條路線的車我還是正文發完了再發!!www
感覺太羞恥太ooc了/// 一定是我太純潔(*´∇`*)
車會放在另外一個網站到時候放鏈接出來吧ฅ'ω'ฅ
我才不會跟你們說陽的車還沒寫完........

【月歌乙女向】Rabbits Kingdom 霜月隼【第一幕】

(第三人稱視點)

*避雷什么的不提了......

*怎么感觉这篇文比较像前提预览www

*基友不太喜欢第一人称所以这是为她改的第三人称

◌⑅⃝●♡⋆♡LOVE♡⋆♡●⑅◌

    翎緩緩地走出樹洞,然後伸個小懶腰~一個不小心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嗚哇!今天天氣很好啊!出來逛森林空氣清新~也沒有獵人在附近打獵,嗯太好了~!」翎是一只棕色的小熊,雖然有一個圓滾滾的身體,但尋找食物的時候挺敏捷的www

    今天翎打算到森林外面走走,聽自家媽媽說,森林的兩邊各有一座城堡,一個是黑色兔子的,而另外一個是白色兔子的。翎就想碰碰運氣,看看自己可以走到哪邊的城堡。她先在森林附近的範圍找到了一條人類落下的黃色布料,然後用它包住親自摘下的果子,這樣翎就可以在路程中隨時都有吃的了。翎把這個袋子綁好後揹在身上,然後慢慢往森林深處走。

    途中經過的有經常保護熊族的狼窩,還有充滿智慧的貓頭鷹家。最後不知道過了多少天,她身邊的樹木越來越疏,袋子裡面的果子已經被翎吃得七七八八了。翎能夠透過樹木中的空隙隱隱若若地看到遠處白色的外牆...她很快就能接近城堡了!!

    翎先靠到牆壁,然後注意到地下有一個小洞。她悄悄地從洞裡觀察裡面的情況,只見裡面有更多的樹木。當她覺得安全的時候就蜷曲著身體進入洞裡,然後躲在樹木後面。翎靜悄悄地躲到前方的小草叢,然後再從空隙位置看著裡面的環境。

    有一位橙紅色頭髮的男生從一道木門走進來,然後享受著溫暖的春風,偶爾還會看一下這邊。過了一會兒,一位灰黑色頭髮,頭上有兩條呆毛的男生也走進了這個空間。他揮手示意讓外面的男生趕緊回去。

    就在這個時候,翎因為看得太入神而慢慢向前傾,最後迎來的是一陣痛楚。看來她很成功地讓城堡裡的人發現了......就在翎想爬起來的那個瞬間,一陣腳步聲從前方傳到耳中。

    不行啊啊啊~不能被抓住的QwQ 翎趕緊轉個方向往樹木裡面爬,可惜人類形態的兔子有人類的腿,因此以步行速度來說,人類形態的兔子當然比小熊走得快啊?!說時遲那時快,翎已經感覺到有人抓住她的腳了。

    翎猛地閉上眼睛,心裡想著:不要啊...不要吃掉我QwQ 翎心裡希望接下來的不要是更多痛楚。過了幾秒,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浮空了,換來的是被抱住,溫暖的觸感。翎微微睜開雙眼,一張臉龐映入眼簾。

    這個人沒有想傷害她的意思,還一直抱著她。那個男生對著翎輕輕的微笑,「小傢伙你怎麼了?」他的聲音傳到耳中,她卻無法透過語言回應他。

    「嚶...嚶...」翎只能用喉嚨發出聲音,不知道他有沒有聽懂呢...?「...有沒有受傷的地方啊?剛剛跌得很痛吧...?」這個人聽不懂她的叫聲,卻一直關心著翎的身體,應該不是壞人吧?就像...媽媽一樣?不對不對!!「嚶...」翎扭曲著身體,四處擺動,試圖走出他的懷抱。

    「あれ?不要跑啊?!我不會傷害你的...嗯...你就乖乖的跟我回去一趟吧?我幫你檢查一下身體有沒有受傷...?」面前的人加強了環抱的力度,令翎無法逃離他的手臂。翎掙扎了一會兒後選擇放棄逃脫,因此她開始放鬆身體,在他的手中窩成一團。「よしよし、乖孩子///來,睡著也可以的哦~よしよし~」那個人用手一下一下地撫摸著,由頭梳到她的小尾巴,慢慢的撫摸著。

    睡意逐漸襲來,一下一下的。翎漸漸進入夢鄉,尋找那充滿果子的世外桃源。

    「陽...我撿到只小熊了...那個...應該帶給隼看嗎?」

    「え?!這小熊哪裡來的啊?如果不是個女生的話我可不會負責照顧牠哦?!」

    「陽...!噓...!你這麼大聲會吵醒牠的...!!」

    「好啦好啦...我覺得還是先不要給那個笨蛋隼看到好了...誰知道他會拿來幹嘛...要不你先藏著吧?我房間裡面已經有麥哲倫了,沒位置多放一隻小熊...」

    「那...如果小熊餓了怎麼辦啊...總不能在廚房隨便拿食物的吧?」

    「我待會回去先幫你拿幾個水果進去房間,我可以用麥哲倫的名義去廚房嘛...」「嗯,謝謝你,陽。那我們回去吧?」

    「好。」

◌⑅⃝●♡⋆♡LOVE♡⋆♡●⑅◌
太好了男主都還沒出來wwwwwwww

今天!!是ひな我的生日啊啊啊啊!!~\(≧▽≦)/~
過兩天就是陽的生日我想說怎麼辣麼巧合(?)
不對這算是巧合嗎........
今天要吃咖喱慶生((嗯??

【月歌乙女向】Rabbits Kingdom 卯月新End【第四幕】

 *下一個放的是魔王さま路線!!
*其實這樣的設定我怕會雷
*不過沒關係反正也是只有我自己在嗨
◌⑅⃝●♡⋆♡LOVE♡⋆♡●⑅◌

   住在黑兔王國過後的一段時間,我感覺到自己有些小感冒。我渾身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卻沒辦法說出是怎麼樣的不舒服。

    「おい—雪月,要吃早餐了哦?」那把熟悉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是新在叫我吃早餐了。「はい、現在就過去!!」我鼻塞起來時說話都帶點鼻音,我沒想這麼多就步出房間前往餐廳了。

    「早安,昨晚睡得好嗎?」始看到我步入餐廳後問。「嗯,托你的福。」我點了點頭回答。「那就好。」

    昨天始跟我聊了好多好多有關於我自己的身份,驚訝和愕然的情緒今天都已經消散了。始微笑著,然後叫新坐在我旁邊。

    「欸?可以嗎—?」我看著新坐在我旁邊的位置,然後吃著早餐。我低頭看著豐富的餐點,卻怎麼樣都提不起勁來。我用叉子拿起旁邊的蔬菜和果實吃下,卻完全避開了中間的麵包。「嗯?今天的早餐不合口味嗎?」新看到我碟子上的食物問道。「不...不是啊!很好吃...可能是昨晚吃得有點膩,還沒有食慾...」我連忙解釋。

    「哦—那別勉強自己吃就好了。」新再次回頭吃著碟子裡面的食物。我心裡面嘆了口氣,總覺得今天的我不太對勁。

    吃完早餐我打算到花園散散心,我穿上房間衣櫃裡面放置的裙子,然後在玄關穿上鞋子就出去了。當我打開通往花園的木門時,發現碰巧新也在花園幫忙澆水。「新?原來你在這裡///」

    我笑著踏入花園範圍,然後環視著周圍種植的植物。「嗯,你在找我嗎?」新轉頭看著我。「沒有,只是碰巧想來花園罷了,想不到也能在這裡看到你www」「哦...那我們心有靈犀呢(笑)」新繼續為植物們澆水,然後拿出剪刀修剪一下植物的葉子。我吸一口氣,感覺到這裡的花香特別濃郁,尤其是玫瑰花香的味道最突出。

    正當我在享受大自然的時候,一陣暈眩感襲來,令我有點站不住腳。眼前的景物搖晃著,我突然感覺身體異常的沉重,「欸...?」就在向前傾倒的時候,新剛好在旁邊扶住我的肩膀,而我倒在他的胸膛上。

    「喂...!你怎麼了?!」新著急的聲音在耳邊傳來,「我...好累喔...有點頭暈...」我發覺此時的鼻音更嚴重了。新立刻摸了一下我的額頭,再摸一下自己的,經過對比後他猛地把我抱起,讓我躺在他的臂彎中,然後用腳踢開花園的木門,帶我到房間裡面休息。

    我感覺到自己頭特別沉重,身體也開始變得熱起來,令臉上也有一點泛紅。新把我放在床上,然後說:「你發燒了,額頭超熱的—」他用被子蓋住我的身體,打開窗戶讓空氣流通。「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叫醫生來—」

    新準備轉頭走的時候,我拉住了他的衣袖。「你會...回來的,對吧?」我微微睜開眼看著新,新握著我的手,然後跪在床邊摸著我的頭說:「嗯——所以你現在先睡一覺吧,等你醒了就能看到我了」我點頭回應,然後被睡意侵佔了意識。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額頭上抵著一塊冰涼的毛巾,床頭櫃上放了一個小水盆。

    我坐起來,在房間裡面尋找著新,只見他在梳妝台前睡著了,而且平穩的呼吸聲令他的樣子看起來特別安穩。「新...?」我輕輕地呼叫著新,然後新回答:「...好き...」「欸?」我仔細地聽著新說夢話,「雪月...」新叫到我名字的時候,我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我又輕輕地回應:「怎麼了...?」

    新再次說:「...好き...」這個時候,我躡手躡腳的回到床上,用被子蓋住自己的臉,四處搖晃著自己的身體。我心裡想:嗚哇啊啊啊啊新!!新說喜歡了!!他!!說喜歡了!!突然,被子從外面被按著,我從被窩裡探出頭來,只見新在我旁邊躺下,在我耳邊細語:「你都聽到了吧——?」我腦海一片空白,知道自己被發現偷聽夢話了。

    我趕緊搖搖頭,「沒...沒有啊!!我沒聽到什麼!!」新把手伸向眼罩,說:「看來你感冒好點了呢...但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就要脫下眼罩了喔——」我想起了新脫下眼罩的樣子,突然感覺背後一冷,「我...我說...我說就是了...QwQ」我們倆坐了起來,因為這種說話面對面說又有一點尷尬和難為情,我只好擁抱著新說。

    「那個...我要說了喔——」新點點頭,我在新的耳邊說著跟他說的夢話類似,卻轉了個對象。「新...好き...」我說完之後想推開這個擁抱,卻突然被一股力量使我抱得更緊。

    「新...!」我輕輕地回抱著他,「感冒真的好了嗎?」新的擁抱使我臉上又多了些嫣紅色,他鬆開原本抱住我的手。按著我的肩膀盯著我的眼睛。

    我堅定地點點頭回應,「多穿衣服保暖還有多喝水——知道了嗎?」新一邊跳下床,一邊叮囑我要注意的事項。他轉過頭來對我說:「你在睡覺的這段時間真的超——寂寞的...我還聽說有兔子因為太寂寞而死掉哦——」聽到這裡我心裡一沉,急忙的跳下床走到新面前抓住他的肩膀說:「你不要死!!我...我會陪著你的...!!所以你不要死啊!!」

    我使勁搖著他的肩膀,皺著眉頭。「那...我們算是向對方告過白了吧——?」我停下動作,新的眼神溫柔的有點令人著迷。「欸?!...那個只是...!呃...」我想起了剛剛告白的場面,心跳突然加快了一拍,連呼吸的節奏都有點凌亂。

    「我要當真了喔——」新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而我很想承認這個事實。我是喜歡新的,我喜歡他有時候黏人的特性,喜歡他平時對我關心的話語,雖然偶爾會對我做出惡作劇或者是令人心跳加速的事,但我還是喜歡這樣的他。

    「隨你喜歡吧——」我紅著臉小聲地回應新。後來新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我垂下兔耳在兩邊,我的手從頭頂順到髮尾,令我又有了一點睡意。我閉上眼睛,靜靜地享受著新身上獨有的香味。

    「想睡了嗎...?」新摸著我的頭,然後在我耳邊細語。「嗯...」「那回床上睡吧?」「可是...你會覺得悶的...」「我睡在你旁邊就不覺得寂寞了——所以你就安心地睡吧?」新獨有的香氣像是有鎮靜效果一樣,令人能夠安心下來,他輕輕的呼吸聲同樣令我覺得很有安全感。

    新牽著我的手,帶我到床上躺下,我擠出空間,讓新也能躺在旁邊。感覺這段時間好漫長,好想讓時間都停在這一刻。兩個人窩在被子裡比一個人的更溫暖,我在閉上眼睛前一刻看到的是新睡得安穩的模樣,感覺現在好幸福,我找到了能夠愛著我的人了。

    「新?你在這裡嗎——!雪月怎麼樣了...あら?他們睡得真熟呢...www還是不要打擾他們好了...那麼,晚安~」

*新線完結撒花*

◌⑅⃝●♡⋆♡LOVE♡⋆♡●⑅◌

想起自己原來畫過陽ノ(・ω・)ノ 就出了點小意外......www 看來今年生日我得吃咖喱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