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な❄

這邊ひな✨叫英文Hina也可以哦/// 中文(其實是審審的名字w)叫日奈✨

【刀劍亂舞 鶴x嬸】夢境

*極度我流ooc

*有一丁點兒校園paro

*並不是平行時空

*整個故事怎麼看都有點科幻hhh

*故事源自於我的真實夢境www

*發夢的時候聽不到名字是審神者的特點

*可是心裡知道那是誰

*小甜餅☆

*乙女向的 乙女向的 乙女向的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ω•)

◌⑅⃝●♡⋆♡LOVE♡⋆♡●⑅◌




最近這幾天,審神者看見本丸裡的鶴丸都會不經意地把身體往裡縮一縮,盡可能避開鶴丸的身影


你說為甚麼嗎?


無他,就跟個夢有關。


夢境總是看上去很真實,卻抓也抓不住,聽又聽的不太清楚,審神者總是能夠記住一些印象特別深刻的夢,尤其是這個。


少女睜開眼睛就回到了現世的學校。


下課鈴聲響了不久後,白髮金瞳的少年從窗口躍出去,等等.......這裡是五樓啊?!?!少女目睹這一幕時心跳急速加快,並不是因為這行為帥氣,而是因為弄出人命就不好了。少女只能看著少年從窗口一躍,身影漸漸消失在窗外。她趕緊捂住耳朵,緊緊地閉上眼睛,期望把預期那恐怖的聲音消去。


期待的聲音並沒有到來,反而多了幾陣笑聲。少女緩緩地轉過頭走到窗邊,只見白髮少年走在前面,後面跟著一位戴著眼罩和一位頭髮上插著羽毛的男生。「吶吶,........,今晚去你家吃飯吧?反正你料理這麼厲害!........放心吧?我可不會再把辣椒醬換掉.........沒事沒事,吃進肚子裡還不是一樣?」少年的聲音透過一陣陣的微風傳入耳中,這人怎麼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呢?


「.......,你在看甚麼呢~ 哦!是.......欸!難道!!.......你喜歡..... 了嗎?!」少女沒有出聲。少女是喜歡上那白髮少年了嗎?她不知道。


閉上眼沉思一會兒,神不知鬼不覺張開眼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那正睡得香甜的白髮少年已被褪去校服外套躺在床上,呼吸均勻卻隱約聽見倆人的心跳聲。少女醒來時知道自己在少年的家,瞥見自己為他買的飲料和退熱貼,也猜到是怎麼一回事。她緩緩爬向少年的床邊,無意中看到他的睡顏。像雪一樣白的睫毛彎彎的向上翹著,額前的碎髮被汗水稍微沾溼,安穩的睡顏看著看著,房間內的氣氛都圍繞了一種舒適的感覺。熟睡的少年沒有察覺少女的存在,一下一下地呼吸著。


少女內心有一種衝動想把話小聲告訴他,卻又不敢。

——如果他剛好醒來了怎麼辦?

——假如他拒絕我怎麼辦?

——若果他聽不見的話......能當作甚麼事都沒發生嗎?


下定決心,少女以最溫柔輕盈的力量撥開少年耳邊的白髮,並勾到耳後。她看準時機,對著耳尖微紅的少年說了一句。


【大好き、愛してるよ。】


罪惡感在內心蔓延,少女驚覺自己在一位正在熟睡且生病的男生面前告白實在是有失禮數,她輕手輕腳地拿起自己的書包快步走出房間,在離去前轉頭看向一動不動的白髮少年,咬著下脣離開了。


夢也在這裡完結。


嗯?你說首尾呼應?


不就是因為審神者知道自己夢到的是鶴丸而且還趁人家睡覺的時候告白這樣很羞恥啊


至於鶴丸知不知道這事兒呢...那就得看看他自己當時有沒有真的熟睡了。


「主!你不要再躲了啊?......找到你了!!嚇到了嗎?」


「鶴丸!!」


「哈哈,抱歉抱歉,不過主,我想跟你談個事」鶴丸一臉認真地看著審神者。


「甚.....甚麼事?」審神者有點不解,卻還是決定認真聽一下鶴丸的話。


「我想跟你談戀愛」


轉眼間審神者被面前穿著一身白裳的鶴丸用雙手包得緊緊的,溫暖從他的胸膛傳來,少女的臉正貼緊鶴丸的鎖骨。「鶴.....鶴丸,你不要鬧......//////」審神者用手半推著鶴丸的胸膛,卻又被抱得更緊了。


「我是認真的」


審神者的臉頰漸漸熱了起來,心裡一股熱流湧進。鶴丸偏過頭來,在審神者的耳邊噴灑著溫熱的氣息,「我是認真的」鶴丸又說了一次。


懷中少女並沒有作出甚麼行動,只是靜靜地待在鶴丸的懷抱裡面。「謝謝你跟我告白,我很開心」鶴丸緩緩地在審神者耳邊說這話。「......欸?」少女甚麼時候跟他告白過了?


就在夢中的時候啊。


「你......都知道了嗎...?」審神者小心翼翼地抬高頭,看著鶴丸的金色的眼眸。「嘛,那時候你猜我有沒有睡著?」他捏了一下審神者的臉頰,嘴角上揚,眼神裡盡是一個個謎團。她大概是明白了夢境的共同處,又在他的懷抱裡低下了頭,雙手環住面前人的腰身。「那我就當你答應了哦?」鶴丸開玩笑似的撫摸著審神者的頭。她默不作聲,又打算給一個答復。「.......嗯......」審神者點點頭,收緊了手中的力度。


「嚇到了嗎?」


「沒有......//////」


「真的沒有?」


「別吵了//////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LOVE♡⋆♡●⑅◌


說不定能做個系列呢?!((不會的謝謝w


【月歌乙女向】小段子《絲襪》(新,隼,陽)

*極度ooc注意

*我終於肯更月歌了((說得好像不想更一樣x

*其實在考試不過多過兩天就完了!!!

*乙女向的 乙女向的 乙女向的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www

*很小很小的小段子!!!

◌⑅⃝●♡⋆♡LOVE♡⋆♡●⑅◌




【隼】

*某一天,隼在自己的衣櫃裡面找到了一雙黑色的絲襪,心裡ワクワク的他決定要讓你穿上試試*

隼:「○○,你平常有穿絲襪的嗎?」

你:「嗯?((歪頭)) 沒有啊......怎麼了?」

隼:「那......穿上看看~?((遞上黑色絲襪))」

你:「欸~ 你怎麼會有絲襪的啊......((黑人問號.jpg))」

隼:「這是魔王大人送的禮物哦~✨」

你:「那......我就不客氣穿上它了哦......((往洗手間))」

*過了一會兒*

你:「我......我穿好了哦......?可是怎麼會這麼緊啊......?((檢查絲襪))」

隼:「哦~?いい感じだね✨((笑著走向你面前))」

你:「甚......甚麼啊?!果然很奇怪嗎.......?((皺眉))」

隼:「不......很適合我的王妃哦~✨((親額頭))」

*此時隼的手慢慢摸上你的大腿*

你:「sh......隼///!!你在幹甚麼......!((使勁按住隼的手))」

隼:「((沈默不語))」

*黑色絲襪令你的腿更纖細性`感,隼忍不住就摸上了你的大腿,左手繞著腰,右手還越摸越上*

你:「隼///......!もう、やめて......!((掙扎))」

隼:「讓魔王さま看看絲襪會不會太緊了~?還是~ 身體上有甚麼地方比這個更`緊`呢~✨」

#對不起我崩了

#這異常的色氣是怎麼回事w

◌⑅⃝●♡⋆♡LOVE♡⋆♡●⑅◌

【新】

*某一天,新在(被逼)晾衣服的時候發現了一雙黑色的絲襪,用作死的心態想讓你穿上看看*

新:「欸——○○你居然會穿絲襪啊——((拿起黑色絲襪))」

你:「你別碰我的絲襪啦!!穿了個洞就不能穿了......!」

新:「欸是這樣嗎......那你現在穿上試試?」

你:「為啥要現在穿.......((頹))」

新:「就......其他人也是這樣穿啊——?短褲絲襪甚麼的」

雪月:「哦......你就別給我拍照當手機封面就好→_→((拿絲襪到洗手間))」

*過了一會兒*

你:「穿好了啦!((展示))」

新:「哦哦——」

你:「哦哦是甚麼意思啦!好歹也給個意見啊?!」

新:「嗯——讓我有一種想艹的衝動算是一個意見嗎?」

你:「......新你這個變態///!!((一掌巴下去))」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再一次崩了

#其實我真不是有心的((夠

#至於之後怎麼和好的我們就不要探究了x

◌⑅⃝●♡⋆♡LOVE♡⋆♡●⑅◌

【陽】

*又在某一天,陽在睡房找到了一條黑色絲襪,心裡ワクワク的,有一種衝動想讓你穿上試試*

陽:「○○~ 今天穿絲襪好嗎~?((遞上絲襪))」

你:「嗯?好啊((穿上))」

*過了一會兒*

你:「咳咳......可以不用拍了吧......咔嚓咔嚓的很明顯好嗎」

陽:「不,女友變成性`感禁`慾系的時候怎麼能不拍下來呢~✨((拿著手機咔嚓咔嚓的拍照))」

你:「唉......你最好不要給我開個相簿叫【禁`慾系女友】甚麼的要不然我把它們全刪了......((坐在沙發上低頭玩手機))」

陽:「不會啦不會啦~ 啊!你起來裝一下貓咪好嗎~ 這樣的~((裝貓咪))」

你:「這樣?((歪頭))」

*此時你跟著陽的動作做完之後發覺這個動作異常的不對勁*

你:「陽......陽///!!!你.....!((捂住臉))」

陽:「((悄悄靠近然後摸上你的大腿`內側))」

你:「啊!陽......!((推著陽的肩膀))」

*陽輕輕地吻著你的頸,手亦在大腿內側打圈,你忍不住從嘴裡發出羞`恥的聲音,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嘿嘿*

#對不起我錯了

#超級怕被屏

#至於是甚麼動作不如我們深入地討論一下好嗎((不好

【刀劍亂舞 歌仙x審】遲來的新年賀文/// 初次見面

*極度ooc注意

*審審是香港人而且有名字【日奈】

*渣文筆

*其實只是想說個遲來的新年快樂www




2019年1月3日,日奈正式成為了這個本丸的審神者。


【我是歌仙兼定。是歷代兼定中首屈一指的二代目,通稱之定所作。名字的由來是三十六歌仙,很風雅吧?......嘛,因為被原主人砍殺的人數有三十六人。每當我這樣說,大家都會露出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吶。】本丸第一位的刀劍男士在審神者的面前顯現。


「我是這座本丸的審神者,我叫日奈,請多多指教......!」審神者穿著初始的紅白巫女服,看著面前風雅的刀劍男士,內心盡是感動。「以後你就是我的近侍刀了......!」少女連同歌仙兼定進入本丸環視著四周的環境,規劃著本丸的所有設施和房間分配。


倆人吃過晚飯後打開了辦公室的紙門,透過長廊看向外面的小庭園。怕生的審神者雖說與歌仙渡過了一天,不善言辭的她總是不能好好表達。


「歌...歌仙,今天是1月3日啊......」審神者的粉色眼眸溫柔地看向坐在一旁的歌仙。只見眼前人(刃)微微抬頭,聆聽著主上的話。「那個......是新年呢,新年快樂...!」審神者似乎提起了蠻大的勇氣說出這祝賀語,盯著歌仙的披風上那美麗的花朵看,又移開了視線。


察覺到的近侍刀百思不得其解,以為審神者會因為他過去的殘暴並自稱風雅之士而選擇遠離他,對他露出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但她沒有。


——自稱風雅之士啊......那歌仙應該很有文學氣息吧?說不定讓他考一次文憑試*會成為狀元呢(笑)


(*文憑試是香港升大學必須得考的高考,而中國語文的卷子被歷代考生稱為【死亡之卷】)


審神者聽不到歌仙的回答,再將視線移上瞟了一眼正襟危坐在一旁的初始刀。隨後歌仙輕笑了一聲,對上眼睛後,看著臉微微泛紅,擁有桃紅色眼眸的審神者。


「新年快樂,新一年也請主上多多指教了。」


【刀劍亂舞】感覺本丸變成了半個托兒所

原本這個現象我覺得對於重新開始的人來說是正常的可是想著想著不對啊,感覺就是變成了一個托兒所www

現在本丸的付喪神們都是小孩子(?)的形體我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擁有了多個孩子hh



審審我之前遺失了舊ID現在重新開始進入本丸工作......


初始刀是歌仙兼定,先讓他做做文書方面的事好了


嗯...反正現在材料足夠,先鍛刀增加小夥伴吧!


鍛刀第一振,短刀((審審忘記了是誰hh


鍛刀第二振,栗田口短刀


第三振,栗田口短刀


第四振,栗田口短刀......


第五振,脇差


接下來的第六七八振,都是栗田口短刀w


...........誰來幫我陪他們玩啊w 這樣的話審審鍛不出一期兄會很大壓力的......


所以在鍛出一期兄之前,本丸的工作包括文書工作,煮飯,打掃和陪栗田口孩子們玩。


啊雖然不是腿控可是每天這樣的景色也會令人心曠神怡啊.......www


【刀男】現在連本丸都不讓我進!!!!!!

久違的再進一次本丸。


發覺本丸的門鎖了。


然後我沒記下之前的ID。


作為一個不合格的女審我又得重新開始了。


初始刀選了歌仙我希望他可以風流地(?)教我讀書......


我希望時之政府可以將本丸的門鎖改成鑰匙卡而不是入密碼的w


弄得現在重新來過QAQ 我裡面的宗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沒關係,我重新再來。


唉..........


【月歌乙女向】小段子《冬日》

*霜月隼x你

*乙女向的,乙女向的,乙女向的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w

*好久沒寫/更的小段子

*遲來的生日祝賀www


◌⑅⃝●♡⋆♡LOVE♡⋆♡●⑅◌


「呼......」我獨自一人走在街上,口中冒出的白霧已是冬天的象徵。我將手中握著熱巧克力的力度微微加強,快步地在商店街的木椅處坐下休息。周圍的大廈都佈滿了聖誕裝飾,營造出了聖誕節的氣氛。不久後,正對面的大樓正播放著由偶像霜月隼主演的廣告。螢火般的雙眸直直的看著觀眾,口中源源不絕的台詞讓人想一聽再聽,嘴角微微勾起時無不令人心動。


“就讓我來滋潤你的脣吧~?11月擔當的雪花滋潤脣膏,ハッピーアルビオーン❄” 廣告的台詞到這裡完結,然而在我察覺之前,有個人早就站在後面了。


「ハッピーアルビオン~?」與廣告裡的聲音一樣的男性早就在後面淺淺地微笑,看著某人目不轉睛地瞧著熒幕那邊看。「啊是隼さん嗎?!」我在聽到隼的聲音後立馬轉過頭來,確認身後站著的人。


「哦呀,很意外嗎~?」


「有一點點......吧?難道?!隼さん又用了魔法讓別人都認不出你了嗎?!」

「嘛,如果要和你約會,而且今晚『讓我滋潤你的脣』的話.......也是必要的吧~?」隼邊輕鬆地說著,邊從包裡掏出一條圍巾,裹著我有點兒空虛的頸部。


「........也對w 欸??」我摸了摸頸上的圍巾,腦海中思考著對話的意思。隼仿佛知道了我的心思,「今晚去我家還是你家好呢~?」在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某人到這一刻仍然沒留意到隼眼神裡叫作【慾望】的野獸正緩緩接近。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葉月陽【第四幕End】

*還是照樣的ooc

*哎呀快更完就算了反正也是給我自己一個看hhh

*不分段了💁💁

*想有戀愛的感覺

*邊緣人沒認識幾個攻

*第六幕的哥哥們都快把我逼瘋了

*太好看了尤其是我家鷲尾陽。


◌⑅⃝●♡⋆♡LOVE♡⋆♡●⑅◌


    夏天。熱爆了。白兔王國這裡真的是...哪隻兔子會受得住這種溫度啊...而且大家為什麼都能夠穿著長袖的衣服啦!!


我在走廊遊蕩著,期望能夠透過空氣流動減低身體感受的炎熱。「呼啊...為什麼這幾天這麼熱啊...」我趴在走廊的其中一扇窗子前,看著外面猛烈的陽光。「大概是因為有你在吧~?」身後傳來了既熟悉又輕浮的聲音,我轉過頭便看到陽站在我的後方。「唷~我們又見面了,小可愛(心)」我向著陽鞠躬,然後抬起頭說:「陽...能不能停止這些玩笑...我心臟都有點不好了...」稍皺眉頭裝作很困擾的樣子其實內心爆炸了的我現在只想忘掉面前站的這位兔子,因為,就是他令我這個星期都沒有好好睡過。


回想起自己上個星期每天睡覺前陽都會在門外跟我說「晚安」,使我在睡前腦海中不斷重複他的話語,他的聲音,他的樣子...等,喂!!再說下去恐怕連工作都不能做好了。自從我來到白兔王國之後,感覺心臟有點怪怪的,看到陽後心裡面ドキドキ的亂跳...這應該...是戀愛的感覺吧?!「天氣這麼熱,要去吃冰嗎~ 我買的喔?」陽一個wink瞬間就把我俘虜了...咳咳,我跟隨著陽來到廚房,他步向冰箱,然後在裡面取出兩支冰棍。「來——我不客氣啦~!」陽把其中一支冰棍給我後便開始享用。我接過草莓口味的冰棍,「那...我不客氣了...」我張開口然後含住了冰棍的頂部。用舌頭舔舐著口中的冰棍,再把冰棍從口腔中取出。這不經意的動作引來了旁邊陽的視線,我那時候沒有留意陽的動作,只是默默地舔著冰棍,享受著夏天中的一點涼意。


廚房窗戶那丁點兒的涼風並沒有阻止冰棍融化,反而像是加快了冰棍的融化速度,正當我吃到一半的時候,胸口傳來一陣涼意,我低頭看向自己,發現胸口處有幾滴液體。「?!...不是吧...我沒衣服可以換了欸...」我趕緊把冰棍含在口中,然後在廚房尋找毛巾清潔。陽見狀後便飛快地從櫃子裡面拿出毛巾,往我身上抹。他用毛巾擦拭著我胸前的痕跡,然後彎下腰與我對齊視線,看著我自己微微笑著。...???什麼?!


我回到房間換衣服之前才發覺這狡猾的舉動。陽聽見我說沒有衣服可以換的時候就已經露出了那不懷好意的微笑,而我居然選擇相信他...「這邊衣服還沒有晾乾呢...那就先麻煩你穿這件啦~」陽走進自己的臥室,把一件黑白色的制服拋給我,然後把我推進房間更換,自己則站在門外。「這是...什麼啊...」我關上門後便開始脫掉身上帶有污漬的衣服,換上那黑白色的制服。「欸...?欸?!」穿上後在鏡子前一看,發現制服與我在黑兔王國工作時相若...這不就是女僕裝嗎!!!為什麼陽會有女僕裝的啊?!


「喔~穿好了嗎?我要進來了喔~?」陽的聲音在門外傳出,我趕緊穿上鞋子,戴好王樣給我的紅羽毛項鍊,然後站好。我這麼拘謹幹什麼啦!!又...又不是第一次穿上女僕的裝扮...但是...!但是穿給陽看是第一次...「啊咧~果然很適合你呢,女僕裝!」這是陽看到這身打扮後的第一句話。我聽到誇獎後身體稍微顫抖了一下,臉也逐漸紅了起來,兔耳因為本能反應慢慢垂下,心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緊張。陽似乎看見了我的舉動,他發出了輕笑,然後說:「這麼緊張幹什麼啦~放心,我又不會吃掉你www」等我心裡的尷尬漸漸緩減的時候,陽突然抱住了我,雙手環著我的腰。臉前是他的胸膛,而且他身體上有一陣果香,這也太尷尬了...「頂多就親兩下~」陽在我的耳邊小聲地說,雙手卻不知不覺間已經放了在我的大腿上「欸...?陽!你手摸哪裡啊...!!」我在陽的懷抱裡面掙扎著,直至有一把聲音在門外傳來。「...陽,你在幹什麼呢?」夜站在門外,然後走進了臥室。他的氣場簡直是換了只兔般,夜把手搭在陽的肩膀上然後露出了微笑。不...這已經不是微笑了吧...「ひな,你先出去等著吧?我在這裡跟他好好談談...」夜看著我的眼睛認真地說。「啊...好...」我掙脫了陽雙手後,飛快地跑出了房間,在門外看著石化了的陽。


過了不多久,夜就拖著死氣沉沉的陽走出房間,站在我的面前。「陽,你有東西要對她說的吧?」夜稍皺眉頭,看著旁邊的陽說。「對...對不起...」陽在我面前鞠躬致歉,我回想起剛剛那糟糕的場景,發覺自己並不太討厭陽的觸摸,只是...只是所有事情都來得太快了吧!!夜對陽進行了說教,我再次看著陽紫色的眼眸,只見他用口型說出了句子,【我喜歡你】然後微笑著看向我。我當下感覺自己內心的心跳亂了起來,臉也有一點點泛紅。我摀住嘴巴,表現出驚訝的表情。我低下頭,想著剛剛陽的告白,突然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想回應陽的想法冒出。我稍微瞟了一下還在說教的夜,然後同樣看著陽的眼睛用口型緩緩說出【我也是】。「你們倆看著對方笑什麼呢...?我說啊,陽你就不要到處晃了吧?好歹也來一下書房幫我啊?還有,下次不要再對ひな做出無禮的事了,你聽到了嗎?」陽點點頭敷衍著夜,然後目送夜離開走廊。


「......」我看著陽的表情,沉默不語。心裡慶幸喜歡的人喜歡自己,卻害怕陽只是一時玩弄著自己而忐忑。「怎麼了?我說的是真的喔?」陽把手搭在我的肩膀,眼神完全沒有半點要開玩笑的意思。「嗯...嗯...那個...臉靠太近了...!」我臉上的泛紅依舊沒有減退,「喔~你是喜歡這樣嗎~?」陽雙手環住我的腰,往臉頰上親了一口,內心爆炸了幾次的我差點就癱倒在陽的懷抱中。


太狡猾了...太狡猾了這個雄性兔子...喂!!陽你...!你手在摸哪裡啦!!不行...放手!!


*陽線完結散花*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番外篇❤✨

*ooc注意
*純粹寫給自己的基友們
*腦洞大開的時候寫的


「欸這邊這邊!」翎的小耳朵擺動著,然後指著遠方的大海。「嗚哇!!是海灘啊~!」ひな興奮得連兔尾都四處擺動。「你們兩個塗好防曬了嗎?待會回家燙傷痛的是你們哦?www」雪月拿著一瓶防曬油,然後看著他們兩個說。「啊!對哦我都忘記了!!可是....我手夠不到後面....!」ひな接過防曬油之後皺了皺眉說。


「哦?你們的泳衣都很好看呢~ 尤其是ひな的,很適合你哦~?」陽從小山丘探出頭來,然後小心地攀爬下來,隨後新和隼也來到海灘。「嗚哇——雪月,泳衣好看吶~ 你知道泳衣穿起來是幹嘛的嗎——?」新走到雪月面前,然後雙手按著雪月的肩膀。雪月甩開他的手然後說:「我不想知道。」「欸——」新有點失望地放下手,「翎,覺得冷的話可以穿上這個哦~?」隼拿著一件白色的外套,然後把它披到翎的肩膀上。「謝謝隼さま❤✨」翎回頭笑著看隼,然後隼像是心臟暴擊一樣紅著臉,把頭轉去另一邊。


「啊,ひな還沒塗防曬油吧?需要我幫你嗎~?」陽從ひな的手中拿(搶)過防曬油,然後要她躺在剛鋪好的墊子上。「唉.....你這根本是搶吧?!.....真拿你沒辦法」ひな躺在墊子上,然後稍稍解開背後的扣子。「你給我塗好一點哦......別....!」話還沒說完,陽已經將塗好防曬油的手抹上ひな的背後。「嗚哇你是想嚇死我哦......!!」ひな忍著不發出聲音,因為背後是她挺敏*感的地方。陽持續將防曬油抹上ひな的背,有時候還忍不住在頸後親一下。「喂....陽....!你就給我塗好一點啊!」「嘻嘻www 你不是挺喜歡這樣的嗎~?還是......這樣你會更喜歡~?」陽突然在ひな的耳邊低聲說話,然後吸/吮著她的後頸。「甚......!哈.....不是啦!!」ひな一把推開陽,然後說「你塗好就說嘛!......等等...你是不是.......陽——!!!」ひな摸著自己的後頸,然後立刻跑到雪月和翎所在的海邊。


「あれ?ひなちゃん有點遲呢?」翎拿著充氣小球,ひな這時放下蓋住後頸的手,雪月立刻躲到ひな的後頸一看,「噗嗤www 你的男人太猴急了吧?!www」雪月微微看向她的戀人,然後轉頭說:「其實我家的也是...唉...」翎看到雪月的反應後,握著她的手說:「打起精神吧!很難得自己的戀人也會來海灘,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交換一下情報.....?www」

ひな這時已經跑到海水中,然後將水灑向雪月和翎。「嗚哇!!」雪月感覺到水滴在皮膚上,然後走到水中又以同樣動作灑向ひな。她們就這樣玩著水,而跟她們來的雄性兔子們就開著太陽傘,坐在底下感受夏天的氣息。



「我跟你們說,雪月身材真的是.....太好了——」

「哼哼~ 如果說才能的話我想ひな應該會更勝一籌呢~」

「但是如果以可愛來說的話~ 我相信翎才是最好的~ 啊啊~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這樣吧——要不我們都透露一點情報好讓大家參考一下?嗯——多久一次。」

「我的話~ 大概一星期一次吧~」

「翎也稍微成長了呢~ 我們沒定下多久一次的www 她。想。來。就。來,テヘペロ~」

「雪月的話......也是跟陽一樣大概一星期一次吧?嗯——可是每次就www」

「嗯嗯~ 新,我懂我懂(笑)」

#滿口都是自家女朋友



翎看向沙灘上的男生們,他們在熱烈的討論著甚麼,然後轉頭問:「欸,你覺得他們在說甚麼啊....?」「不知道呢.....大概是政治?wwwwww 不管了先玩了再說!!」雪月再次拿著充氣球拋向ひな。突然,海浪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然後水都紛紛弄濕了她們。

「啊頭髮和耳朵全都濕了......我先去找隼拿毛巾!」翎走出海水的範圍,然後奔向沙灘。她到達隼所在的太陽傘下後,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哈...哈...隼、我要毛巾...」隼在袋子裡面找出一條毛巾後,站起來幫翎擦去耳朵和頭髮上的海水。隼用毛巾圍著翎的頸,看著這個女生可愛的模樣,就忍不住把毛巾拉往自己,然後在額頭上親了一口。「可愛いだね❤」「.....隼.....///」翎臉上熱熱的,然後隼拿開毛巾,摸了摸翎的頭說:「はい,有個印記在額頭上就不會受傷了~ 回去玩吧~ 」翎點點頭後便飛快地跑到海中繼續玩。「哇——你們行動的好快哦——」新打開水瓶喝了一口,然後說:「怎麼可能會輸給你們的啊......」



這個時候,三個女生已經玩的累了,而三個男生則一直聊著自家女朋友的好www 「呼好累啊.....怎麼說呢www 可是我好像都沒怎麼動啊www」「對啊現在好想睡哦.....像這樣抱著陽睡((抱住雪月」「你給我放手,現在。」「哈......想吃哈根x斯了www」「那...回去吧?」雪月提出離開的建議,然後三個女生紛紛離開了海水的範圍。


雪月看到新手中的水瓶之後突然感覺到自己有點口渴(?),她指著新拿著的水瓶然後說:「新,我想喝水了......」雪月走到新面前,然後他把水瓶遞給雪月。正當雪月在喝水的時候,新突然把手放在雪月的腰上,然後捏了捏腰上的肉肉。「咳咳...!喂....!」雪月拿開水瓶的時候剛好把水灑了在胸前,只見水滴一直由胸前滑下.......

「看....看甚麼啦///!你這個色鬼!!」雪月推開新之後立刻在太陽傘下找到自己的衣服套上。「呼~ 是難得一見的二連殺啊www」

#新一如既往的作死

今天還真是和平的一天啊(っ´▽`)っ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葉月陽【第三幕】

*說了這麼久主角終於出場了
*雖然只有幾分鐘時間((嗯??
*最近都忘了更文((因為沒人看x
*趕快更完就算了放車!!
◌⑅⃝●♡⋆♡LOVE♡⋆♡●⑅◌



    我在房間裡面收拾好明天要帶走的東西,然後把它們裝在一個皮箱裡面。「明天要早起啊...」我躺在床上喃喃自語,最後進入夢鄉。在夢裡面,我模模糊糊地看到一個傳送門...一只雄性的白色兔子...拿著棒棒糖...

    飛鳥清脆的聲音把我叫醒了,我看出窗外,外面還是有點昏暗。我洗漱後便換上了淡紫色的便裝裙子,然後到餐廳吃了幾塊麵包。我拿著皮箱到大廳,只見一名穿著白色睡袍的兔子站在樓梯底下。

「王樣...現在時間尚早,你可以先回去休息的...」「不,既然你都要離開了,我想送你一點東西。」我走到王樣面前,然後低下頭說:「那...謝謝...」王樣輕笑了一下,「還是一樣不坦率呢」「嗯?什麼—」此時感覺到頸上有一陣冰涼的感覺,胸前傳來了軟綿綿的觸感。

「這是從鳥之國帶回來的禮物,這條羽毛有鎮靜的功效,這樣你就可以安心了。」紅色的羽毛被銀色的鏈子串連著,我低頭握著那條羽毛,心裡默默地向王樣道謝。
    「想說出來也可以喔?叫王樣—王樣的也不順口吧?」王樣笑著說,像是在開解我一樣。「那...我不客氣了...」我低頭放下手中的皮箱,然後抬起頭來,一把抱住面前的國王說:「謝謝你,爸爸*」我把頭埋在他的胸膛,聽著平穩的心跳,然後偷偷地微笑。王樣回抱著我,用手在我的頭頂上撫摸著。「嗯,我的孩子」我鬆開雙手,看著王樣紫色的眼眸,「爸爸,我一定會回來的。」我堅定地說。

「好,那我會等著你回來」此時門外的馬夫正在呼喚著我,看來時間已經到了,我再一次向王樣道別便坐上馬車離開黑兔王國。




    「あれ~?是黑兔王國的馬車哦~」「欸?!マジ?!讓我看看!欸真的!!」「陽!你別擋住啦都看不到了...!」「等等!裡面坐著的...是個女孩子吧!!」「陽~?想要快點見到她嗎~?我可想到了一個好方法喔?」「唉...還是那種不可靠的魔法嗎...?」「打起精神來啦~她應該很快就到了~」



    在乘馬車的途中我睡著了,之前提醒了馬夫要在到達前叫醒我,卻不過了多久就被馬夫著急的聲音叫醒了。「小姐...小姐!前面...前面有些好奇怪的東西!」我睜開雙眼後探頭到馬車的外面,只見馬車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而且風向也變了。我們越來越接近那個奇怪的洞,然後我才想起昨晚的夢境。傳送門...傳送門?!為什麼?!我手心開始冒汗,我沒想到自己的死期這麼快就到...說時遲那時快,馬車往反方向走也敵不過傳送門的力量,我眼睜睜地看著馬車被送進傳送門裡面,而我的手緊緊地握著皮箱,立刻垂下兔耳,閉上眼睛。

    一陣寒風吹過,我因為恐懼並沒有開眼,突然一股力量把我扯到下方,我的身體不聽使喚的開始向下墜。「欸...!!!」後來速度越來越快,我手中的皮箱已經不翼而飛,我只能緊握著項鍊上的紅色羽毛,期望自己能夠大難不死。一道強光照射著周圍的環境,向下墜的感覺卻沒有停止。那時候我還懷疑自己一定是到達了天堂的閘門前。
    「唉...那個笨蛋魔王居然用什麼傳送門——」「等等...!陽!!上面!!」「嗯?...欸欸欸?!?!」「陽!我沒可能接住啦!!」「那就只好我來了吧?!」「我...我去通知其他人!!」

    我心裡一直期待著可以儘快到達地面,然後撞到一個什麼就算了。可是在到達地面之前,我聽到了兩個人的聲音。隨後我落在一個不太硬的地上,這個時候墜落的感覺消散,只有背後傳來暖暖的感覺...嗯?!我睜開眼之後環視周圍的環境,然後聽到一把聲音從下方說:「痛痛痛...!」我立刻站起來,轉頭看向躺在地上的雄性兔子。白色的兔耳...橙紅色的頭髮...是白兔王國的兔子嗎?!我立刻跪下來,然後低頭向他道歉。「對...對不起!!我有沒有弄傷你了...!」面前的白耳兔子坐起來後用他的紫色眼眸看著我。


「好可愛的兔子啊~你叫什麼名字?」這位兔子一邊掃著肩膀上的落葉和小草,「我是從黑兔王國來的...我叫ひな...」「哦~!ひな...很好聽的名字呢~啊我是陽,白兔王國的武官哦?話說,你這條項鍊很適合你呢~」我的臉上出現了一種熱熱的感覺,此時他站起來要我跟著他到王國的大廳裡面。我鼓起勇氣,然後由木門進入大廳。

    裡面的裝飾金碧輝煌,基本上和黑兔王國沒什麼分別。「歡迎來到白兔王國,你是黑兔王國來的兔子吧?」坐在寶座上的國王看到我耳朵的顏色後說。我單膝跪在地上,然後低著頭回答:「是的,我這次來是要為村子裡面的饑荒作出救援」

寶座上的白兔有一頭杏色頭髮,而旁邊則站著一位白色頭髮的兔子...和一位熊族少女。那位少女與我對上眼睛後露出微笑,我同樣以微笑回應,我再繼續觀察著兩邊的兔子。左手邊站著的分別是有啡色頭髮和淡綠色頭髮的白兔子,而右手邊的是灰黑色頭髮的白兔子和剛剛認識的陽...看到陽的時候,我感覺心跳快了一拍,不小心盯著他俊俏的臉太久被發現了,陽看著我稍稍露出微笑。此時我臉上那熱熱的感覺又來了,我再次垂下兔耳低頭,想盡辦法遮住臉上的紅暈。「嗯...馬車已經在城堡的後方安全到達...抱歉呢,突然用魔法傳送過來被嚇到也是正常的...」「什麼啊海~明明就很好玩的說~」
「唉,隼你就適可而止吧?你這樣會嚇到她的啊?」「はい——」名為隼的兔子站回原位,只見旁邊的少女看著我露出好奇的神情。

我報上名字後,國王「海」預備了房間讓我住下,並且協助解決村子饑荒的問題。「那麼,陽,拜託你帶她到房間裡了,之後就讓她好好休息吧?」國王吩咐陽帶我到房間,而一旁的文官「夜」說:「我警告你不要對她動手動腳哦,陽?」「はいはい、我不會——」陽走到我的面前,然後微笑著帶我到我的房間。在路中他好奇問著有關黑兔王國的事,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到了房間門口。他開門後,只見原本那不翼而飛的皮箱安然無恙地出現在床邊。我轉過頭對著陽,正想跟他道謝的時候他率先握住我的手,然後在手背上親了一下。

「真可愛呢~」我再次紅了臉,別過臉去,他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的房間就在這層的第二間,有什麼事找我就可以了~ 那麼,吃晚飯的時候我會再叫你的,先安頓好自己吧?」陽微笑著說完後,往房間門外走去。我微微點頭回應,「謝謝你...」關上門後第一個反應是:這男的聽起來有點輕浮的啊...剛剛夜說了不要動手動腳...可是我怎麼會有一種不討厭的感覺啊...糟了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我...喜歡他?!不對不對,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可是他樣子越看越帥到底是...もう!我不管了!!

    我倒在床上用手蓋住自己紅著的臉,然後轉身感受著床的柔軟,腦海中浮現的卻是陽對我微笑的那瞬間。

*這裡女主把始桑叫成爸爸是因為個人身世有關((加上po主本人覺得是www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葉月陽【第二幕】

*ooc注意
*隔了這麼久我終於肯更了
*學業繁重的我終於能夠騰空時間更
*嘿嘿嘿
◌⑅⃝●♡⋆♡LOVE♡⋆♡●⑅◌


我趕緊把手中籃子的衣物拿出,丟到一旁的桶子裡面,再用水灌到大約半個桶子左右。其後把桶子蓋上,用旁邊的攪動器進行洗衣服的動作。這大概就是人類科技發明的「洗衣機」吧?洗好衣服之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檢查接下來王樣的行程。

「接下來是...」叩叩--有人在敲我的房間門。

我打開門後,發現外面站著的是王樣的隨從--「戀」。「戀くん、こんにちわ...」我開門後低頭向戀打招呼,「お~ひなちゃん現在有空嗎?始さん好像有話要跟你說~!(笑)」戀滿臉笑容,拿著一顆蘋果蹦蹦跳跳的對我說。「あれ?王樣有什麼事要找我嗎?」以現在的行程,我原本應該是要去準備到市集採購食材的。

戀擺出一個疑惑的表情說:「嗯...始さん也沒說清楚找你幹什麼呢~只是交代要我吩咐你到大廳等候他!」他再次擺出笑容。「好吧,我趕快收拾一下就來。よろ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我向著戀鞠躬後合上手中的行程表。「嗯!」戀重新拿出蘋果,在衣服上擦兩下後邊咬著蘋果,邊走向大廳。王樣會有什麼事呢?好奇的我在短暫的收拾後立刻趕到大廳見王樣。


    踏入大廳,看到王樣已經坐在寶座上,我立馬向著王樣下跪。王樣旁邊站著的是宰相--「春」,在兩旁的階梯上站著的是王子--「葵」,葵殿下的護衛--「新」,和王樣的兩個隨從--「驅」和「戀」。


    「來遲了非常抱歉,不知道王樣找我有什麼事呢?」我仍然低著頭發問。「ひな,你知道森林對面的白兔王國嗎?」王樣的發言令所有在場的人都感到非常訝異。白兔王國異常潦倒,因為森林對面白兔王國著名的魔王さま掌管的是【死】,而黑兔王國的王樣掌管的是【生】。

我默不作聲,我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過那邊的狀況,卻只有聽過有關白兔王國的傳說。「我聽過白兔王國的故事,但素來沒有與白兔王國有任何的接觸。」我如實回答王樣。王樣皺了皺眉頭,又恢復到以前嚴肅的模樣。

「始,你有認真考慮過了嗎?你這樣做很容易出現風險的...!」在一旁的宰相「春」轉過身去,皺著眉頭看向王樣說。「嗯...我已經想得很清楚,我亦明白會有風險,可是我覺得這件事值得一試,不是嗎?」王樣看著春さん回答,在話語中透露出一絲希望。「始...你說的是。」對著王樣也沒辦法的春さん轉過身對著我,然後做出口型【祝你好運。】我聽到這裡仍然猜不到王樣要吩咐我做什麼。看到春さん的祝福後我腦海中飄過一個想法:王樣想讓我到白兔王國裡完成任務。


    「ひな、你也明白,白兔王國的魔王さま--『隼』掌管的是【死】,對吧?」王樣的話語中帶點危險的感覺。「はい」我回答。「我在想,如果我們把黑兔王國的物資運到白兔王國的話,會不會就能短時間裡解決那邊的饑荒...」王樣用自己的想法作出假設。看出來王樣已經決定好要完成這件事了,因為王樣的話並不是誇誇其談,說過的就一定會做到。

「王樣,這次的事...是跟白兔王國有關的嗎...?」我大膽地對王樣的話做出猜測。「對,我想委派你去一趟白兔王國,運送我們的物資到那裡。你也長大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替我完成這件事。」王樣的話強而有力,令我覺得自己背負著整個王國的責任。既然能夠幫助白兔王國解決饑荒,亦能夠拉近兩國的距離,一石二鳥,接下這個責任無論如何都是一個成長的機會。再者,我相信王樣是因為信任我才叫這件事給我做的吧?「我願意接下重任。」我開口說道,然後微微抬頭看著面前坐在寶座上的王樣。他看著我的眼睛,微微一笑。「我相信你可以的。」這句話像是強心針一樣,打中我的心。對,我肯定可以的,就像以前王樣救過我一樣,我也可以拯救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