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な

這邊ひな✨叫英文Hina也可以哦/// 大愛2.5次元,鷲尾陽推し❤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葉月陽【第四幕End】

*還是照樣的ooc

*哎呀快更完就算了反正也是給我自己一個看hhh

*不分段了💁💁

*想有戀愛的感覺

*邊緣人沒認識幾個攻

*第六幕的哥哥們都快把我逼瘋了

*太好看了尤其是我家鷲尾陽。


◌⑅⃝●♡⋆♡LOVE♡⋆♡●⑅◌


    夏天。熱爆了。白兔王國這裡真的是...哪隻兔子會受得住這種溫度啊...而且大家為什麼都能夠穿著長袖的衣服啦!!


我在走廊遊蕩著,期望能夠透過空氣流動減低身體感受的炎熱。「呼啊...為什麼這幾天這麼熱啊...」我趴在走廊的其中一扇窗子前,看著外面猛烈的陽光。「大概是因為有你在吧~?」身後傳來了既熟悉又輕浮的聲音,我轉過頭便看到陽站在我的後方。「唷~我們又見面了,小可愛(心)」我向著陽鞠躬,然後抬起頭說:「陽...能不能停止這些玩笑...我心臟都有點不好了...」稍皺眉頭裝作很困擾的樣子其實內心爆炸了的我現在只想忘掉面前站的這位兔子,因為,就是他令我這個星期都沒有好好睡過。


回想起自己上個星期每天睡覺前陽都會在門外跟我說「晚安」,使我在睡前腦海中不斷重複他的話語,他的聲音,他的樣子...等,喂!!再說下去恐怕連工作都不能做好了。自從我來到白兔王國之後,感覺心臟有點怪怪的,看到陽後心裡面ドキドキ的亂跳...這應該...是戀愛的感覺吧?!「天氣這麼熱,要去吃冰嗎~ 我買的喔?」陽一個wink瞬間就把我俘虜了...咳咳,我跟隨著陽來到廚房,他步向冰箱,然後在裡面取出兩支冰棍。「來——我不客氣啦~!」陽把其中一支冰棍給我後便開始享用。我接過草莓口味的冰棍,「那...我不客氣了...」我張開口然後含住了冰棍的頂部。用舌頭舔舐著口中的冰棍,再把冰棍從口腔中取出。這不經意的動作引來了旁邊陽的視線,我那時候沒有留意陽的動作,只是默默地舔著冰棍,享受著夏天中的一點涼意。


廚房窗戶那丁點兒的涼風並沒有阻止冰棍融化,反而像是加快了冰棍的融化速度,正當我吃到一半的時候,胸口傳來一陣涼意,我低頭看向自己,發現胸口處有幾滴液體。「?!...不是吧...我沒衣服可以換了欸...」我趕緊把冰棍含在口中,然後在廚房尋找毛巾清潔。陽見狀後便飛快地從櫃子裡面拿出毛巾,往我身上抹。他用毛巾擦拭著我胸前的痕跡,然後彎下腰與我對齊視線,看著我自己微微笑著。...???什麼?!


我回到房間換衣服之前才發覺這狡猾的舉動。陽聽見我說沒有衣服可以換的時候就已經露出了那不懷好意的微笑,而我居然選擇相信他...「這邊衣服還沒有晾乾呢...那就先麻煩你穿這件啦~」陽走進自己的臥室,把一件黑白色的制服拋給我,然後把我推進房間更換,自己則站在門外。「這是...什麼啊...」我關上門後便開始脫掉身上帶有污漬的衣服,換上那黑白色的制服。「欸...?欸?!」穿上後在鏡子前一看,發現制服與我在黑兔王國工作時相若...這不就是女僕裝嗎!!!為什麼陽會有女僕裝的啊?!


「喔~穿好了嗎?我要進來了喔~?」陽的聲音在門外傳出,我趕緊穿上鞋子,戴好王樣給我的紅羽毛項鍊,然後站好。我這麼拘謹幹什麼啦!!又...又不是第一次穿上女僕的裝扮...但是...!但是穿給陽看是第一次...「啊咧~果然很適合你呢,女僕裝!」這是陽看到這身打扮後的第一句話。我聽到誇獎後身體稍微顫抖了一下,臉也逐漸紅了起來,兔耳因為本能反應慢慢垂下,心中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緊張。陽似乎看見了我的舉動,他發出了輕笑,然後說:「這麼緊張幹什麼啦~放心,我又不會吃掉你www」等我心裡的尷尬漸漸緩減的時候,陽突然抱住了我,雙手環著我的腰。臉前是他的胸膛,而且他身體上有一陣果香,這也太尷尬了...「頂多就親兩下~」陽在我的耳邊小聲地說,雙手卻不知不覺間已經放了在我的大腿上「欸...?陽!你手摸哪裡啊...!!」我在陽的懷抱裡面掙扎著,直至有一把聲音在門外傳來。「...陽,你在幹什麼呢?」夜站在門外,然後走進了臥室。他的氣場簡直是換了只兔般,夜把手搭在陽的肩膀上然後露出了微笑。不...這已經不是微笑了吧...「ひな,你先出去等著吧?我在這裡跟他好好談談...」夜看著我的眼睛認真地說。「啊...好...」我掙脫了陽雙手後,飛快地跑出了房間,在門外看著石化了的陽。


過了不多久,夜就拖著死氣沉沉的陽走出房間,站在我的面前。「陽,你有東西要對她說的吧?」夜稍皺眉頭,看著旁邊的陽說。「對...對不起...」陽在我面前鞠躬致歉,我回想起剛剛那糟糕的場景,發覺自己並不太討厭陽的觸摸,只是...只是所有事情都來得太快了吧!!夜對陽進行了說教,我再次看著陽紫色的眼眸,只見他用口型說出了句子,【我喜歡你】然後微笑著看向我。我當下感覺自己內心的心跳亂了起來,臉也有一點點泛紅。我摀住嘴巴,表現出驚訝的表情。我低下頭,想著剛剛陽的告白,突然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想回應陽的想法冒出。我稍微瞟了一下還在說教的夜,然後同樣看著陽的眼睛用口型緩緩說出【我也是】。「你們倆看著對方笑什麼呢...?我說啊,陽你就不要到處晃了吧?好歹也來一下書房幫我啊?還有,下次不要再對ひな做出無禮的事了,你聽到了嗎?」陽點點頭敷衍著夜,然後目送夜離開走廊。


「......」我看著陽的表情,沉默不語。心裡慶幸喜歡的人喜歡自己,卻害怕陽只是一時玩弄著自己而忐忑。「怎麼了?我說的是真的喔?」陽把手搭在我的肩膀,眼神完全沒有半點要開玩笑的意思。「嗯...嗯...那個...臉靠太近了...!」我臉上的泛紅依舊沒有減退,「喔~你是喜歡這樣嗎~?」陽雙手環住我的腰,往臉頰上親了一口,內心爆炸了幾次的我差點就癱倒在陽的懷抱中。


太狡猾了...太狡猾了這個雄性兔子...喂!!陽你...!你手在摸哪裡啦!!不行...放手!!


*陽線完結散花*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番外篇❤✨

*ooc注意
*純粹寫給自己的基友們
*腦洞大開的時候寫的


「欸這邊這邊!」翎的小耳朵擺動著,然後指著遠方的大海。「嗚哇!!是海灘啊~!」ひな興奮得連兔尾都四處擺動。「你們兩個塗好防曬了嗎?待會回家燙傷痛的是你們哦?www」雪月拿著一瓶防曬油,然後看著他們兩個說。「啊!對哦我都忘記了!!可是....我手夠不到後面....!」ひな接過防曬油之後皺了皺眉說。


「哦?你們的泳衣都很好看呢~ 尤其是ひな的,很適合你哦~?」陽從小山丘探出頭來,然後小心地攀爬下來,隨後新和隼也來到海灘。「嗚哇——雪月,泳衣好看吶~ 你知道泳衣穿起來是幹嘛的嗎——?」新走到雪月面前,然後雙手按著雪月的肩膀。雪月甩開他的手然後說:「我不想知道。」「欸——」新有點失望地放下手,「翎,覺得冷的話可以穿上這個哦~?」隼拿著一件白色的外套,然後把它披到翎的肩膀上。「謝謝隼さま❤✨」翎回頭笑著看隼,然後隼像是心臟暴擊一樣紅著臉,把頭轉去另一邊。


「啊,ひな還沒塗防曬油吧?需要我幫你嗎~?」陽從ひな的手中拿(搶)過防曬油,然後要她躺在剛鋪好的墊子上。「唉.....你這根本是搶吧?!.....真拿你沒辦法」ひな躺在墊子上,然後稍稍解開背後的扣子。「你給我塗好一點哦......別....!」話還沒說完,陽已經將塗好防曬油的手抹上ひな的背後。「嗚哇你是想嚇死我哦......!!」ひな忍著不發出聲音,因為背後是她挺敏*感的地方。陽持續將防曬油抹上ひな的背,有時候還忍不住在頸後親一下。「喂....陽....!你就給我塗好一點啊!」「嘻嘻www 你不是挺喜歡這樣的嗎~?還是......這樣你會更喜歡~?」陽突然在ひな的耳邊低聲說話,然後吸/吮著她的後頸。「甚......!哈.....不是啦!!」ひな一把推開陽,然後說「你塗好就說嘛!......等等...你是不是.......陽——!!!」ひな摸著自己的後頸,然後立刻跑到雪月和翎所在的海邊。


「あれ?ひなちゃん有點遲呢?」翎拿著充氣小球,ひな這時放下蓋住後頸的手,雪月立刻躲到ひな的後頸一看,「噗嗤www 你的男人太猴急了吧?!www」雪月微微看向她的戀人,然後轉頭說:「其實我家的也是...唉...」翎看到雪月的反應後,握著她的手說:「打起精神吧!很難得自己的戀人也會來海灘,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交換一下情報.....?www」

ひな這時已經跑到海水中,然後將水灑向雪月和翎。「嗚哇!!」雪月感覺到水滴在皮膚上,然後走到水中又以同樣動作灑向ひな。她們就這樣玩著水,而跟她們來的雄性兔子們就開著太陽傘,坐在底下感受夏天的氣息。



「我跟你們說,雪月身材真的是.....太好了——」

「哼哼~ 如果說才能的話我想ひな應該會更勝一籌呢~」

「但是如果以可愛來說的話~ 我相信翎才是最好的~ 啊啊~真是個可愛的孩子❤✨」

「這樣吧——要不我們都透露一點情報好讓大家參考一下?嗯——多久一次。」

「我的話~ 大概一星期一次吧~」

「翎也稍微成長了呢~ 我們沒定下多久一次的www 她。想。來。就。來,テヘペロ~」

「雪月的話......也是跟陽一樣大概一星期一次吧?嗯——可是每次就www」

「嗯嗯~ 新,我懂我懂(笑)」

#滿口都是自家女朋友



翎看向沙灘上的男生們,他們在熱烈的討論著甚麼,然後轉頭問:「欸,你覺得他們在說甚麼啊....?」「不知道呢.....大概是政治?wwwwww 不管了先玩了再說!!」雪月再次拿著充氣球拋向ひな。突然,海浪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然後水都紛紛弄濕了她們。

「啊頭髮和耳朵全都濕了......我先去找隼拿毛巾!」翎走出海水的範圍,然後奔向沙灘。她到達隼所在的太陽傘下後,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哈...哈...隼、我要毛巾...」隼在袋子裡面找出一條毛巾後,站起來幫翎擦去耳朵和頭髮上的海水。隼用毛巾圍著翎的頸,看著這個女生可愛的模樣,就忍不住把毛巾拉往自己,然後在額頭上親了一口。「可愛いだね❤」「.....隼.....///」翎臉上熱熱的,然後隼拿開毛巾,摸了摸翎的頭說:「はい,有個印記在額頭上就不會受傷了~ 回去玩吧~ 」翎點點頭後便飛快地跑到海中繼續玩。「哇——你們行動的好快哦——」新打開水瓶喝了一口,然後說:「怎麼可能會輸給你們的啊......」



這個時候,三個女生已經玩的累了,而三個男生則一直聊著自家女朋友的好www 「呼好累啊.....怎麼說呢www 可是我好像都沒怎麼動啊www」「對啊現在好想睡哦.....像這樣抱著陽睡((抱住雪月」「你給我放手,現在。」「哈......想吃哈根x斯了www」「那...回去吧?」雪月提出離開的建議,然後三個女生紛紛離開了海水的範圍。


雪月看到新手中的水瓶之後突然感覺到自己有點口渴(?),她指著新拿著的水瓶然後說:「新,我想喝水了......」雪月走到新面前,然後他把水瓶遞給雪月。正當雪月在喝水的時候,新突然把手放在雪月的腰上,然後捏了捏腰上的肉肉。「咳咳...!喂....!」雪月拿開水瓶的時候剛好把水灑了在胸前,只見水滴一直由胸前滑下.......

「看....看甚麼啦///!你這個色鬼!!」雪月推開新之後立刻在太陽傘下找到自己的衣服套上。「呼~ 是難得一見的二連殺啊www」

#新一如既往的作死

今天還真是和平的一天啊(っ´▽`)っ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葉月陽【第三幕】

*說了這麼久主角終於出場了
*雖然只有幾分鐘時間((嗯??
*最近都忘了更文((因為沒人看x
*趕快更完就算了放車!!
◌⑅⃝●♡⋆♡LOVE♡⋆♡●⑅◌



    我在房間裡面收拾好明天要帶走的東西,然後把它們裝在一個皮箱裡面。「明天要早起啊...」我躺在床上喃喃自語,最後進入夢鄉。在夢裡面,我模模糊糊地看到一個傳送門...一只雄性的白色兔子...拿著棒棒糖...

    飛鳥清脆的聲音把我叫醒了,我看出窗外,外面還是有點昏暗。我洗漱後便換上了淡紫色的便裝裙子,然後到餐廳吃了幾塊麵包。我拿著皮箱到大廳,只見一名穿著白色睡袍的兔子站在樓梯底下。

「王樣...現在時間尚早,你可以先回去休息的...」「不,既然你都要離開了,我想送你一點東西。」我走到王樣面前,然後低下頭說:「那...謝謝...」王樣輕笑了一下,「還是一樣不坦率呢」「嗯?什麼—」此時感覺到頸上有一陣冰涼的感覺,胸前傳來了軟綿綿的觸感。

「這是從鳥之國帶回來的禮物,這條羽毛有鎮靜的功效,這樣你就可以安心了。」紅色的羽毛被銀色的鏈子串連著,我低頭握著那條羽毛,心裡默默地向王樣道謝。
    「想說出來也可以喔?叫王樣—王樣的也不順口吧?」王樣笑著說,像是在開解我一樣。「那...我不客氣了...」我低頭放下手中的皮箱,然後抬起頭來,一把抱住面前的國王說:「謝謝你,爸爸*」我把頭埋在他的胸膛,聽著平穩的心跳,然後偷偷地微笑。王樣回抱著我,用手在我的頭頂上撫摸著。「嗯,我的孩子」我鬆開雙手,看著王樣紫色的眼眸,「爸爸,我一定會回來的。」我堅定地說。

「好,那我會等著你回來」此時門外的馬夫正在呼喚著我,看來時間已經到了,我再一次向王樣道別便坐上馬車離開黑兔王國。




    「あれ~?是黑兔王國的馬車哦~」「欸?!マジ?!讓我看看!欸真的!!」「陽!你別擋住啦都看不到了...!」「等等!裡面坐著的...是個女孩子吧!!」「陽~?想要快點見到她嗎~?我可想到了一個好方法喔?」「唉...還是那種不可靠的魔法嗎...?」「打起精神來啦~她應該很快就到了~」



    在乘馬車的途中我睡著了,之前提醒了馬夫要在到達前叫醒我,卻不過了多久就被馬夫著急的聲音叫醒了。「小姐...小姐!前面...前面有些好奇怪的東西!」我睜開雙眼後探頭到馬車的外面,只見馬車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洞,而且風向也變了。我們越來越接近那個奇怪的洞,然後我才想起昨晚的夢境。傳送門...傳送門?!為什麼?!我手心開始冒汗,我沒想到自己的死期這麼快就到...說時遲那時快,馬車往反方向走也敵不過傳送門的力量,我眼睜睜地看著馬車被送進傳送門裡面,而我的手緊緊地握著皮箱,立刻垂下兔耳,閉上眼睛。

    一陣寒風吹過,我因為恐懼並沒有開眼,突然一股力量把我扯到下方,我的身體不聽使喚的開始向下墜。「欸...!!!」後來速度越來越快,我手中的皮箱已經不翼而飛,我只能緊握著項鍊上的紅色羽毛,期望自己能夠大難不死。一道強光照射著周圍的環境,向下墜的感覺卻沒有停止。那時候我還懷疑自己一定是到達了天堂的閘門前。
    「唉...那個笨蛋魔王居然用什麼傳送門——」「等等...!陽!!上面!!」「嗯?...欸欸欸?!?!」「陽!我沒可能接住啦!!」「那就只好我來了吧?!」「我...我去通知其他人!!」

    我心裡一直期待著可以儘快到達地面,然後撞到一個什麼就算了。可是在到達地面之前,我聽到了兩個人的聲音。隨後我落在一個不太硬的地上,這個時候墜落的感覺消散,只有背後傳來暖暖的感覺...嗯?!我睜開眼之後環視周圍的環境,然後聽到一把聲音從下方說:「痛痛痛...!」我立刻站起來,轉頭看向躺在地上的雄性兔子。白色的兔耳...橙紅色的頭髮...是白兔王國的兔子嗎?!我立刻跪下來,然後低頭向他道歉。「對...對不起!!我有沒有弄傷你了...!」面前的白耳兔子坐起來後用他的紫色眼眸看著我。


「好可愛的兔子啊~你叫什麼名字?」這位兔子一邊掃著肩膀上的落葉和小草,「我是從黑兔王國來的...我叫ひな...」「哦~!ひな...很好聽的名字呢~啊我是陽,白兔王國的武官哦?話說,你這條項鍊很適合你呢~」我的臉上出現了一種熱熱的感覺,此時他站起來要我跟著他到王國的大廳裡面。我鼓起勇氣,然後由木門進入大廳。

    裡面的裝飾金碧輝煌,基本上和黑兔王國沒什麼分別。「歡迎來到白兔王國,你是黑兔王國來的兔子吧?」坐在寶座上的國王看到我耳朵的顏色後說。我單膝跪在地上,然後低著頭回答:「是的,我這次來是要為村子裡面的饑荒作出救援」

寶座上的白兔有一頭杏色頭髮,而旁邊則站著一位白色頭髮的兔子...和一位熊族少女。那位少女與我對上眼睛後露出微笑,我同樣以微笑回應,我再繼續觀察著兩邊的兔子。左手邊站著的分別是有啡色頭髮和淡綠色頭髮的白兔子,而右手邊的是灰黑色頭髮的白兔子和剛剛認識的陽...看到陽的時候,我感覺心跳快了一拍,不小心盯著他俊俏的臉太久被發現了,陽看著我稍稍露出微笑。此時我臉上那熱熱的感覺又來了,我再次垂下兔耳低頭,想盡辦法遮住臉上的紅暈。「嗯...馬車已經在城堡的後方安全到達...抱歉呢,突然用魔法傳送過來被嚇到也是正常的...」「什麼啊海~明明就很好玩的說~」
「唉,隼你就適可而止吧?你這樣會嚇到她的啊?」「はい——」名為隼的兔子站回原位,只見旁邊的少女看著我露出好奇的神情。

我報上名字後,國王「海」預備了房間讓我住下,並且協助解決村子饑荒的問題。「那麼,陽,拜託你帶她到房間裡了,之後就讓她好好休息吧?」國王吩咐陽帶我到房間,而一旁的文官「夜」說:「我警告你不要對她動手動腳哦,陽?」「はいはい、我不會——」陽走到我的面前,然後微笑著帶我到我的房間。在路中他好奇問著有關黑兔王國的事,不知不覺間我們已經到了房間門口。他開門後,只見原本那不翼而飛的皮箱安然無恙地出現在床邊。我轉過頭對著陽,正想跟他道謝的時候他率先握住我的手,然後在手背上親了一下。

「真可愛呢~」我再次紅了臉,別過臉去,他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的房間就在這層的第二間,有什麼事找我就可以了~ 那麼,吃晚飯的時候我會再叫你的,先安頓好自己吧?」陽微笑著說完後,往房間門外走去。我微微點頭回應,「謝謝你...」關上門後第一個反應是:這男的聽起來有點輕浮的啊...剛剛夜說了不要動手動腳...可是我怎麼會有一種不討厭的感覺啊...糟了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我...喜歡他?!不對不對,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可是他樣子越看越帥到底是...もう!我不管了!!

    我倒在床上用手蓋住自己紅著的臉,然後轉身感受著床的柔軟,腦海中浮現的卻是陽對我微笑的那瞬間。

*這裡女主把始桑叫成爸爸是因為個人身世有關((加上po主本人覺得是www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葉月陽【第二幕】

*ooc注意
*隔了這麼久我終於肯更了
*學業繁重的我終於能夠騰空時間更
*嘿嘿嘿
◌⑅⃝●♡⋆♡LOVE♡⋆♡●⑅◌


我趕緊把手中籃子的衣物拿出,丟到一旁的桶子裡面,再用水灌到大約半個桶子左右。其後把桶子蓋上,用旁邊的攪動器進行洗衣服的動作。這大概就是人類科技發明的「洗衣機」吧?洗好衣服之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檢查接下來王樣的行程。

「接下來是...」叩叩--有人在敲我的房間門。

我打開門後,發現外面站著的是王樣的隨從--「戀」。「戀くん、こんにちわ...」我開門後低頭向戀打招呼,「お~ひなちゃん現在有空嗎?始さん好像有話要跟你說~!(笑)」戀滿臉笑容,拿著一顆蘋果蹦蹦跳跳的對我說。「あれ?王樣有什麼事要找我嗎?」以現在的行程,我原本應該是要去準備到市集採購食材的。

戀擺出一個疑惑的表情說:「嗯...始さん也沒說清楚找你幹什麼呢~只是交代要我吩咐你到大廳等候他!」他再次擺出笑容。「好吧,我趕快收拾一下就來。よろしくお願い致します。」我向著戀鞠躬後合上手中的行程表。「嗯!」戀重新拿出蘋果,在衣服上擦兩下後邊咬著蘋果,邊走向大廳。王樣會有什麼事呢?好奇的我在短暫的收拾後立刻趕到大廳見王樣。


    踏入大廳,看到王樣已經坐在寶座上,我立馬向著王樣下跪。王樣旁邊站著的是宰相--「春」,在兩旁的階梯上站著的是王子--「葵」,葵殿下的護衛--「新」,和王樣的兩個隨從--「驅」和「戀」。


    「來遲了非常抱歉,不知道王樣找我有什麼事呢?」我仍然低著頭發問。「ひな,你知道森林對面的白兔王國嗎?」王樣的發言令所有在場的人都感到非常訝異。白兔王國異常潦倒,因為森林對面白兔王國著名的魔王さま掌管的是【死】,而黑兔王國的王樣掌管的是【生】。

我默不作聲,我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過那邊的狀況,卻只有聽過有關白兔王國的傳說。「我聽過白兔王國的故事,但素來沒有與白兔王國有任何的接觸。」我如實回答王樣。王樣皺了皺眉頭,又恢復到以前嚴肅的模樣。

「始,你有認真考慮過了嗎?你這樣做很容易出現風險的...!」在一旁的宰相「春」轉過身去,皺著眉頭看向王樣說。「嗯...我已經想得很清楚,我亦明白會有風險,可是我覺得這件事值得一試,不是嗎?」王樣看著春さん回答,在話語中透露出一絲希望。「始...你說的是。」對著王樣也沒辦法的春さん轉過身對著我,然後做出口型【祝你好運。】我聽到這裡仍然猜不到王樣要吩咐我做什麼。看到春さん的祝福後我腦海中飄過一個想法:王樣想讓我到白兔王國裡完成任務。


    「ひな、你也明白,白兔王國的魔王さま--『隼』掌管的是【死】,對吧?」王樣的話語中帶點危險的感覺。「はい」我回答。「我在想,如果我們把黑兔王國的物資運到白兔王國的話,會不會就能短時間裡解決那邊的饑荒...」王樣用自己的想法作出假設。看出來王樣已經決定好要完成這件事了,因為王樣的話並不是誇誇其談,說過的就一定會做到。

「王樣,這次的事...是跟白兔王國有關的嗎...?」我大膽地對王樣的話做出猜測。「對,我想委派你去一趟白兔王國,運送我們的物資到那裡。你也長大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夠替我完成這件事。」王樣的話強而有力,令我覺得自己背負著整個王國的責任。既然能夠幫助白兔王國解決饑荒,亦能夠拉近兩國的距離,一石二鳥,接下這個責任無論如何都是一個成長的機會。再者,我相信王樣是因為信任我才叫這件事給我做的吧?「我願意接下重任。」我開口說道,然後微微抬頭看著面前坐在寶座上的王樣。他看著我的眼睛,微微一笑。「我相信你可以的。」這句話像是強心針一樣,打中我的心。對,我肯定可以的,就像以前王樣救過我一樣,我也可以拯救別人...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葉月陽 【第一幕】

*這是卯月新路線的中途(?)
*拖了這麼久現在才發很抱歉((才沒有
*開頭怪怪的是正常的,然而男主一句話都沒有
*因為ひな腦子破了個洞很需要填補
*ooc甚麼的不多說了。
*日文有✔️
*文中低頭的用意是皇宮(?)禮儀上的東西??
*算了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hhh
◌⑅⃝●♡⋆♡LOVE♡⋆♡●⑅◌

(承接卯月新線第二幕)

    呼...新さん回來之後猜不到會帶個女生回來啊...難道是!女朋友?!不對吧...沒可能啊...在村子視察這麼短時間怎麼會突然有女朋友啊...但是他們剛剛類似イチャイチャ【打情罵俏】的舉動...等等!不對!我要先去叫醒王様啊!!

    就這樣,我在接見室門外OS了一會兒之後就向著大廳走去。我先到澡堂拿好洗漱用品,把它們裝在一個木製的盆子裡面,然後再邁向寢室。

叩叩--我敲門進入王樣的房間,「王樣,你醒了嗎...?」只見王樣坐在床邊,轉頭看著我。看起來是剛剛睡醒的樣子,頭髮還有點亂。「王樣,早上好。醒了就請開始洗漱吧?外面有客人想接見。」我立刻低頭,走向前方遞上洗漱用品。王樣接過用品後步向房間的浴室。我就在門外準備著王樣今天的服裝。我心想:「嗚哇...王樣起床的時候頭髮好亂w 還有那沒睡醒的樣子真的沒變啊 想當年還覺得王樣好兇,肯定會很嚴格,沒想到原來是這麼溫柔的啊...」

    「要接見的是什麼人?」王樣在洗漱中途的時候問。「那個..新さん帶回來的是一只有灰色耳朵的雌性兔子...」我努力回想一下與那兔子相遇的情景,並開口回答。「灰色兔耳...?」王樣像是不敢置信般再次重複了重點字眼。「對的,似乎這只兔子不在這個城裡生活...反而值得想的是那雙耳朵的顏色...」「嗯...」王樣完成洗漱工序後,我遞上華麗的衣服給王樣替換,然後把睡衣拿到籃子裡面等待一會兒的清潔工作。最後王樣用一塊白色的布擦拭著自己的權杖,閃亮亮的權杖再次發出光芒,像是活過來一樣。「好,帶我去見他們吧」王樣在房間的鏡子裡面照了下自己的樣子,感到滿意後便吩咐我跟隨他到接見室。「はい」我低頭回答。

    我拿著需要清洗的衣物籃子,跟在王樣的後面,之後我為王樣打開接見室的門。「どうぞ【請進】」我伸手請王樣進入接見室,「如果有什麼事情都可以隨時聯絡我的,我會隨叫隨到。那麼,我就先行告退了。」我低著頭說完這番話,就對著王樣行禮。我抱住籃子輕輕地關上門,然後靜靜地離開了接見室。

【月歌乙女向】假如他們都使用撩妹金句#4【白組】

*香港的超大颱風成功地上岸然後把我家窗戶拍得搖搖欲墜
*然後今天跟明天都停課了,原因是因為學校被大樹封住了
*沒上學感覺變成了一個廢人
*廢話不多說大家都知道會ooc
*上一篇(黑組)是去日本的時候寫,這一篇是回來香港的飛機上碼的ฅ'ω'ฅ
*資料(?)金句都是網上找的
◌⑅⃝●♡⋆♡LOVE♡⋆♡●⑅◌

霜月隼場合✨
霜月隼今天難得會利用早上的時間做好錄音工作,他比起平日更早回到月野寮。海為他倒茶後便回房間休息,你則坐在餐桌旁享用著隼買的哈根○斯。
隼:○○~ 你知道嗎~?爸爸都是女兒上輩子的情人哦~✨
你:嗯......所以?
隼:所以~ 我下輩子要當你爸哦~?✨
實不相瞞你覺得這......還真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www 隔了幾秒鐘,你明白此話含義後便低頭吃著哈根○斯。只聽見隼輕笑了幾聲說著:「好きだよ~ 我的女兒~」

◌⑅⃝●♡⋆♡LOVE♡⋆♡●⑅◌

文月海場合✨
7月,夏天的來臨令你措手不及,炎熱的天氣成功征服了你。放在月野寮的西瓜早就被人吃光了,你又因為怕電費昂貴而只敢開風扇吹吹。文月海見狀便拿一條毛巾坐在你旁邊,擦去你的汗水。
海:吶、不如趁這個暑假去學游泳吧?
你:為什麼?可是我不懂得游——
海:因為,我們即將墜入愛河,我的美人魚。
はい?美...美人魚?這新穎的稱呼引起了你的注意,亦令你提起興趣去泳池玩耍。海摸了摸你的頭,爽朗的微笑令你恨不得變成美人魚。

◌⑅⃝●♡⋆♡LOVE♡⋆♡●⑅◌

葉月陽場合✨
你從工作關係上認識葉月陽這個男生將近幾個月,有時候完成拍攝後,攝影團隊都會請大家一起去吃飯。剛好今天有你跟陽的雙人攝影,你準時到達了攝影棚,並完成了造型。陽在休息室外倚著門打招呼。
陽:欸......○○、你到現在還是單身吧~?你單身了多久啊?
你:不知道欸......2年多吧?怎樣?
陽:抱歉抱歉~讓你了等這麼久!
陽以平常心說出這番話,卻令你突然感到有一股戀愛的感覺涌上心頭。你並不討厭陽這種說話方式,當你猶豫著此話時,陽已經走到你身旁,跪下並在你耳邊說:「マジだせ❤」

◌⑅⃝●♡⋆♡LOVE♡⋆♡●⑅◌

長月夜場合✨
星期五,你今天同樣都要到咖啡廳打工。長月夜的行程剛好中午就休息,所以到了你打工的咖啡廳探班。員工們看見夜進入咖啡廳坐下後,便特意叫你為他準備飲料。
你:夜/// 這麼巧啊....../// 要叫點甚麼嗎?
夜:○○、中午好!那...我要一杯紅茶去冰吧///?
你:嗯好的......甜度呢?
夜:跟......跟你一樣甜///
感覺到夜的視線正看著寫單的你,臉頰隨之紅了起來,夜剛才覺悟自己說了甚麼便手忙腳亂連忙解釋,卻怎樣也阻擋不住臉上的紅暈。回到廚房,你決定在紅茶裡面加入與夜一樣可愛的甜度。

◌⑅⃝●♡⋆♡LOVE♡⋆♡●⑅◌

神無月郁場合✨
神無月郁完成學校的田徑訓練後看見你站在體育場外等待他,他主動走上前跟你打招呼,並講述在學校發生的趣事。你看見他滿臉笑容,心裡亂了起來。
郁:○○、你知道那條路怎麼走嗎?
你:......哪一條?
郁:往.....往你心裡的那條路///!
你心跳瞬間快了一拍,郁突然牽著你的手,帶你走向月野寮。這不成熟卻滿含愛意的小舉動肯定就是郁的所作所為,你跟他回到了月野寮,開始了一整晚的個人數學補習。

◌⑅⃝●♡⋆♡LOVE♡⋆♡●⑅◌

水無月淚場合✨
今天水無月淚還是一如既往的在月野寮練習鋼琴,美妙的音色從房間響起,你走進房間,裡面放置的一部鋼琴正被少年彈奏。我靜靜地坐在鋼琴旁邊,享受著寧靜的片刻。
淚:○○、你玩過樂器嗎?
你:沒有......怎麼了嗎?
淚:為什麼......你一直撥動我的心弦?
房間迎來了一陣寂靜,仿佛只剩下了呼吸聲和心跳聲。你慢慢地移動到他的旁邊,然後給他一個溫暖的擁抱。淚緩緩地在鋼琴的曲子中表達愛意,溫柔的鋼琴聲在腦海中迴盪。

◌⑅⃝●♡⋆♡LOVE♡⋆♡●⑅◌

如果大家喜歡的話說不定可以寫其中一個或者幾個的完整故事# 雖然寫得不會太唯美就是了www((我這渣文筆......

【月歌乙女向】假如他們都使用撩妹金句#3【黑組】

*資源都是從網上看的
*這是乘飛機往日本的產物
*因此缺氧(?)很嗨的時候就會有腦洞
◌⑅⃝●♡⋆♡LOVE♡⋆♡●⑅◌

睦月始場合✨
在月野寮的公共房間內,你和始坐在沙發上度過寧靜的休息日。始按著手機,忽然看到一則動態令他內心蠢蠢欲動x 正在看書的你沒有留意旁邊戀人的表情變化。經過一番猶豫後,他決定了要跟你說。
始:○○、我能跟你要個東西嗎?
你:嗯?什麼東西......?
始:要你屬於我。
最後發現那則動態是有關最近流行的告白金句,始特地選了一條沒那麼尷尬的來說www
◌⑅⃝●♡⋆♡LOVE♡⋆♡●⑅◌

彌生春場合✨
最近彌生春在書本上學懂了看手相,當中最令春好奇和感興趣的是感情線。作為一個正在談戀愛的人,春感興趣的當然是你的手相。
春:(看著你的手掌)○○、你的感情線好像少了個東西哦?
你:欸?少了什麼?!
春:少了我。
你聽到這裡,臉頰泛紅,嘴角忍不住向上翹。甚麼嘛......也不知道在哪裡學的,又在甜言蜜語......嘛,雖然我也不討厭///
◌⑅⃝●♡⋆♡LOVE♡⋆♡●⑅◌

卯月新場合✨
那天夜晚,你突然來了一通電話。電話裡頭的聲音是卯月新,通話的背景異常安靜。新跟Six gravity的其他成員一起待在公共房間,等待著你的回答。
新:我想跟你說我喜歡你,因為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
你:欸...是喔........那,我先掛——
新:但我選的是真心話。
語畢,只聽見通話背後傳來了零碎的笑聲,你內心的失落感瞬間轉成了雀躍的心情,甚至有些衝動想到月野寮立刻抱住新。說不定新也一樣呢~?
◌⑅⃝●♡⋆♡LOVE♡⋆♡●⑅◌

皐月葵場合✨
這天,皐月葵帶了你到月野寮附近新開的甜品店。裡面的香氣撲面而來,你情不自禁地隨著香氣走去。葵為你找好了位子,然後點了你最喜歡吃的甜點。
葵:○○、你爸媽......一定被課很多稅
你:為什麼這樣說啊?
葵:因為......你笑容太奢侈了////
葵微笑著,仿佛已經看穿了你內心的感受,溫柔的表情讓你覺得不僅是美食,心裡也覺得甜甜的,同樣露出了微笑。可葵天天都能看到這奢侈的笑容呢www
◌⑅⃝●♡⋆♡LOVE♡⋆♡●⑅◌

如月恋場合✨
這天如月戀剛好在中午有休閒時間,因此你和戀決定在公共房間裡玩P○4。你們玩得興起的時候,不知不覺間戀在你輸掉的時候看著你偷偷地笑。
戀:○○、我跟你講個故事!!
你:哦,好啊~
戀:有一天「我不愛你」和「我愛你」出去玩,但是「我不愛你」在路上被高達用必殺技殺死了,那現在只剩下誰了?www
你:我愛你啊......?
戀:嗯!我也愛你!
隔了兩秒,聽見門外一陣低沉的笑聲,始さん剛好經過公共房間瞥見裡面的情況。戀漲紅了臉,「啊啊,殘念だね///」你心裡想。
◌⑅⃝●♡⋆♡LOVE♡⋆♡●⑅◌

師走駆場合✨
休息天,師走驅帶你到商店街約會,你們穿的情侶裝非常引人注目,令人羨慕。對你來說,驅比起戀人,更像是一個偶爾會不自覺地甜言蜜語的弟弟一樣。
驅:吼.....最近超倒霉的......!
你:怎麼了?
驅:因為......我的好運都用來遇見你......運氣用光了啦!!
你內心雖然有些小激動,但想了想,驅くん不是任何時刻都很倒霉的嗎......?www 可是驅說得對,能夠認識驅並與他交往是你遇到過最幸運的事。
◌⑅⃝●♡⋆♡LOVE♡⋆♡●⑅◌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霜月隼【第三幕end】

*ooc甚麼的就不說了
*其實挺想看隼著急的樣子(?)
◌⑅⃝●♡⋆♡LOVE♡⋆♡●⑅◌

過了一陣子,翎和隼的關係變得越來越好,自從第一次看到隼的魔法後就深深地對他充滿好奇。

「這個是什麼啊...」翎在晚飯過後,在餐廳的餐桌上看到一個玻璃瓶,她打開瓶蓋,然後嗅了嗅裡面的液體。深紅色的液體散發出一種濃烈的酒精味和一陣葡萄的香甜。

翎看著兩旁,確認好沒有人之後,就在廚房的櫃子裡拿出一隻杯子,然後從瓶子裡面倒出濃郁的「果汁」。「嗯...只應該只是葡萄果汁吧?裡面有葡萄的味道...雖然有一點嗆嗆的氣味...」她再一次從杯子裡面確認著氣味,然後以好奇的心態初次嘗試「紅酒」。

    嚐過了一口後,翎剛開始覺得有點兒嗆,但過了一會兒口腔中就有一陣甜甜的葡萄味,令翎非常好奇這飲料的神奇之處。

她再喝了一口,然後享受著口腔中那甜甜的果香。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把杯子中的紅酒喝得一乾二淨,腦海中傳來暈眩的感覺,視線也變得逐漸模糊。

翎坐在位子上,雙手倚著桌邊,然後內心突然有種衝動想把隼叫來。此時的她神智不太清醒,還不停眨眼,為了想看清楚前方,翎已經被酒精沖昏了頭腦,而心裡一直想著隼。「隼...好想見到你...嘿嘿www 隼...」翎發覺自己控制不到嘴裡說的話,就通通把想說的都說出來了,結果全部都離不開「隼」這個名字。

翎因為暈眩的感覺,令她看不清自己的動作,結果手一鬆開就把手中的玻璃杯扔了出去。啪啦——玻璃杯在地上粉身碎骨,透明的玻璃碎四處飛散,卻幸好沒有傷到自己。翎開始停止不了自己零碎的笑聲和口中呼叫著的名字,暈眩的感覺和視角使她伏在桌上,一時太多的感覺讓翎不能及時整理情緒,導致現在這幅樣子。

「隼...!你在...哪裡...嘿嘿www」正當翎想站起來的時候,一把聲音叫住了她。「翎?!」隼在餐廳的玄關叫住了翎。她抬起頭看向玄關的時候隱約看見隼的身影,聲音也是隼的聲音...「隼...!嘿嘿www 隼我好想見到你...!www」翎在話語中發出幾聲輕笑,隼避開地上的玻璃碎,然後轉頭叫經過的郁和淚清理地上的殘渣。

隼走到翎面前,然後瞥見餐桌上的紅酒。「翎你...喝酒了嗎?!」隼緊張地看著翎,用手扶著她的肩膀,讓翎伏在隼的胸膛上。「嗯...隼!www 你來了啦...!嘿嘿」「翎...你喝醉了...!」隼皺著眉頭,然後一把抱起了翎,帶她到房間。在途中她感覺到隼的溫暖後在隼的臂彎中乖乖的待著,她知道自己好像闖禍了就忍住不發出聲音。

    隼把翎放在床上,然後自己坐在床邊,沉默不語。「隼...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啊...我...」隼轉過頭,然後用手指按著她的嘴唇,讓她停止說話。「嗯...QwQ」翎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想哭,眼裡冒著淚光,鼻子都紅了。隼見狀立刻給翎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摸著她的頭說:「沒關係的...不要哭了,好嗎?」翎在隼的懷抱下冷靜下來,點點頭回應。「我...最喜歡翎了,所以...不要再哭了,我會心痛的哦~?...」隼微微皺眉,聽到翎輕聲地說:「隼...我...我也最喜歡隼了...隼要,要一直給我變魔法哦...?」翎在說此話的時候,身體開始變得熱起來,臉也同樣變得滾燙。隼點頭,然後輕輕推開了翎,「隼...——」隼看著翎喝醉的模樣,忍不住在唇上印下了一個吻。

    「明天起來的時候如果覺得不舒服就叫我吧~就算離得多遠我也會聽到的...現在就先躺下睡一覺吧~!」翎乖乖的聽隼的話,很快就在被窩裡面熟睡了。「翎,我喜歡你。」翎在進入夢鄉前聽到隼小聲的在耳邊說著,然後額頭上落下一個吻。「晚安了,我的皇后~」

*隼線完結撒花*

【月歌乙女向】Rabbit Kingdom 霜月隼 【第二幕】

*哈......暑假只剩下大約兩週了
*我還在努力肝功課啊......
*希望我不會在開學的時候就倒下吧www
*我要陽親親才起床!!((咳咳
*還是一樣抓不到隼的奇妙(?)
*隼你能告訴我為啥你要這麼奇幻呢x

◌⑅⃝●♡⋆♡LOVE♡⋆♡●⑅◌

翎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她看向窗外,天色昏暗,還有少許雲朵在天上飄過。

「等等!!我什麼會在室內?!」翎撐著床坐起來後,環視著周圍的環境。這裡沒有綠色的樹木,沒有小草和花朵,只有木製的書桌,書櫃,衣櫃和一張單人床。翎翻開被子,然後突然醒覺看到自己的腳。「欸欸欸?!這...這是?!人類的腳!!」翎隨即伸出雙手,然後確認著自己的想法。「我...我有人類的手...!聲音也是!!...」

翎現在腦海中一片空白,然後門被打開了。「那個...你醒了嗎?...嗚哇啊啊啊!!甚...甚麼?!」走進來的雄性白兔看到翎之後嚇了一跳,隨後立刻關上了門。翎敏捷地跳下了床,在等身鏡子面前照了照自己的樣子,她發現不僅是身體,自己更擁有了一頭棕色及肩頭髮並穿著一條白色裙子。

她悄悄走到門前,再次打開門。「那個...抱歉!!我睡了你的床!!」翎對著門外正在慌亂地畫圈圈的男生說。「欸?那...我叫夜,你是...?」「我...我是翎。」雙方都很尷尬地自我介紹後,夜心裡認為這一切都是魔王さま的傑作,卻不願意跟他相談。

「啊對了,你原本是一只小熊,對吧?」夜站在走廊,轉頭看著翎說。「似乎...是呢www 可是,為什麼我會有人類的身體啊?」翎回到房間裡面,坐在床邊疑惑地問。「恐怕...這是科學也解釋不了的...」夜頂著房間門,有一點沮喪地說道。「要吃嗎?」夜見翎東張西望的,便拿出一個蘋果讓翎吃。「嗚哇是果子!!我吃!!」翎伸手接過蘋果後大口大口地吃著。

    「哦~夜!都晚上了,怎麼不回房間休息...咦咦?!這是!!誰啊?!」翎認得這個男生,橙紅色的頭髮和白色兔耳是翎認得他的關鍵。「啊是陽!」夜走到陽旁邊,然後再陽的耳邊細語。「先不要告訴隼,這是今天早上撿到的小熊啦...」只見陽睜大雙眼盯著翎看,然後回頭跟夜繼續說。「我覺得這一定跟那個笨蛋魔王隼有什麼關係啦...!睡一覺就變成人甚麼的太扯了吧?!雖然被我猜中了是個女生~」「這也太奇怪了...不過,喂!別色迷迷的看著她啦!!她還只是個孩子!!」

夜一把推開了陽,然後要他打招呼。「你好~ 我叫葉月陽!叫我陽就可以了~!」他彎下身鞠躬後看著翎。翎也同樣說:「你好...我叫翎...!」「以後多關照呢~!呼啊~我也累了...夜,拜託你照顧好她了哦?」夜見陽緩緩地離開後,就打算帶翎到食堂坐下。

「現在這個時間...食堂應該沒人了吧...?」到達食堂的時候,夜稍稍加快腳步,往裡面窺探著,發現裡面沒有出現兔耳後,就揮手讓翎進去食堂裡面的位子坐下。正當夜安頓好翎,到後方的櫃子拿出麵包的時候,食堂的門外傳來了一把聲音。

「あれ?真是個可愛的稀客呢~」翎轉頭看向食堂的門口,只見一位披著白色外套的雄性白兔走進食堂,並邊觀察著翎,邊靠近冰箱。「糟了糟了...」夜喃喃自語,「是...誰...?」翎看著面前的兔子在冰箱拿出一個小盒子,在她面前的位子坐下,看著這白兔俊俏的樣子,不禁令她想到了一個帥氣的魔法師。

「我是這個白兔王國的魔王さま哦~?不介意的話,叫我【隼】就可以了~ 嗯嗯...你還真是個神奇的存在呢~」隼打量著翎的身軀然後撩起她臉頰邊的棕色頭髮。夜好奇地打聽著,「隼さん...這話是什麼意思?」「...我能感覺到喔~?你原本是一只小熊,對吧?嗯...來到這裡之後就變成人類的模樣吧~!」隼很輕鬆地說著這話,令翎心裡覺得毛毛的,卻又很神奇。「!!為什麼...?!」翎與隼是第一次見面,他卻已經知道了翎的事,實在是......太神奇了。

「隼さん...!那個...對不起!撿到了翎的時候還瞞著你!」夜趁雙方都沒出聲的時候連忙向隼鞠躬道歉。「哼哼~不用這麼拘謹的~ 嗯?你們是要吃麵包嗎?」隼表示「沒關係」之後,看到夜剛放在餐桌上的麵包。「啊對的...因為想讓翎先適應這裡的環境,畢竟翎是今天早上來的...」夜坐在翎旁邊的位子,而隼就坐在翎的對面。夜掰開一點麵包給翎,然後讓她像拿著果子一樣吃。「這個是麵包喔~很好吃的,你試試吧?」翎記住了這食物的名稱後便毫不猶豫地放進口裡,咀嚼過後就說:「嗚哇......!好好吃!」翎伸手再掰開一小塊麵包,正想吃掉的時候,隼叫停了她。

「翎,想知道一個更好吃的方法嗎~?」他微笑看著翎。「隼さん!你又有什麼鬼主意了啦...!」夜皺著眉頭說。「想更好吃的話,施一點點~魔法就可以了哦!」隼拿出一堆半透明的粉末然後灑在翎手中的麵包。「はい、召し上がれ~」【日語:請享用~】翎看著麵包上閃亮亮的結晶體,再一次把麵包塞進口中。半透明的粉末在口裡融化後散發出一種甜甜的味道,令翎愛不釋手。「好好吃...!這個是什麼啊!」翎指著隼手中的粉末說,然後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還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呢~」隼用左手撫摸著翎的頭,看著她翠綠色的眼眸,然後說:「是糖哦?甜甜的,很好吃,對吧~?」隼主動的接近,令翎有點不知所措。「嗯...嗯!」翎感覺到內心有點壓抑的感覺,臉上也有一點熱熱的。不知不覺間看著隼的臉看得有點入神,這是翎第一次對化身為人類的兔子感到好奇。

「さーて,是時候吃個甜品啦~」隼正想打開他手中的盒子的時候,一股熾熱的視線看著他。翎緊緊地盯著隼手上的雪糕。「嗯?很在意這個盒子嗎~?」隼拿著某名牌的雪糕在翎面前搖了搖,然後歪頭微笑。翎微微點頭,然後眼睛默默跟著盒子的方向走。夜看著情況還是有一點不放心,「隼さん...把翎交給你真的可以嗎...我覺得不行欸!」隼邊打開盒子,邊回應夜說:「當然可以~要說為什麼的話,我可是魔王さま哦!夜也覺得累了吧?不如先回房間休息吧~?我帶翎到她的房間就可以了~」翎並沒有因為他們的對話而分心,她仍然緊緊地盯著隼手中的盒子。「欸真的可以嗎...那...晚安...翎也是,早點休息吧。」夜提到翎的時候,她稍稍抬頭看著夜皺著眉頭離開,然後重新看著隼的樣貌。

翎目不轉睛地看著隼淺綠色的眼眸,然後期待著隼手中的小盒子。「很期待~?」隼微笑著領導翎說出心裡話。翎點點頭。「那...你先閉上眼睛吧?」隼的話語中帶點惡作劇的意味。翎為了能夠吃得到那個小盒子的食物,她照樣跟著隼的指示做了。

「はい、よくできました~」【日語:做得很好哦~】翎閉上眼睛之後,所有器官都變得敏感。「來~張開嘴巴,啊~」隼讓翎張開嘴,嘗試一下從未吃過的冰淇淋。翎微微張開嘴,感覺到唇上抵著一根硬硬的東西,「はい、現在合上嘴吧~」翎也照樣做了。隼把勺子取出,嘴裡立刻傳來冰冷的感覺,口中軟軟的食物瞬間變成了液體,口腔中甜甜的感覺帶點果子的香味。

翎睜開雙眼,似乎是愛上了這種食物一樣,她看著隼手中的雪糕,然後說:「好好吃...!有甜甜的果子味!這個...隼有沒有令它變得更好吃的魔法啊!!」翎想起了隼在麵包上給她下的「魔法」,隼想了想,然後說:「如果你想要更好吃的魔法的話...有倒是有的~那翎你再閉上眼睛吧~?」翎知道了她吃的是冰淇淋之後,滿意地合上眼。「隼很厲害呢!懂魔法的話能做出好多很好的事情吧!!」

隼的聲音從前方傳入耳朵,「對呢~如果你有什麼困難的話,也可以找我喔~!好了,再一次張開嘴巴~」「啊~」「はい、現在合上嘴吧?」隼從翎的嘴裡抽出勺子,然後在唇上印上一個蜻蜓點水的吻。翎口中的雪糕融的差不多成為液體,不只是口腔,連心裡都覺得甜甜的。翎的臉有一點點紅,當她睜開眼睛看的時候,只見隼別過臉去,沉默不語。翎看著隼的側臉已經感覺到面前的白兔正在害羞,臉上跟自己一樣有些少泛紅。翎知道自己被吻後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是單純默默地看著隼的表情變化。

    「翎,還是回去休息吧~?」隼清了清喉嚨後看著翎說。翎點點頭,然後從座位上起來。「はい、到這邊來吧~可愛的小公主~」隼恢復好心情之後用像剛認識那樣的語氣說話。翎跟隨著隼來到房間門前,心裡面卻一直在思考著剛才的吻中涵義,明明自己跟隼是第一次見面,為什麼隼突然之間就親上來了呢?可是,這種魔法使翎有點著迷。「那麼,晚安了~我的小熊公主,我們明天見~!」翎輕輕地撫摸著自己的唇,然後說:「嗯...晚安!」等隼離開後,自己進入房間裡面,然後關上燈躺在床上。呼...隼...好神奇的人啊...

◌⑅⃝●♡⋆♡LOVE♡⋆♡●⑅◌

我想說的是www 儘管吐槽吧......www

【月舞同人】偶遇睦月君www

*感覺我人生中需要睦月君一般的人
*這並不是真實的
*這段子是來自我某一天的夢境
*我究竟是厲害到一個怎麼樣的程度才能夢到睦月君www

◌⑅⃝●♡⋆♡LOVE♡⋆♡●⑅◌

首先我們得來一個輝山式崩潰......

這天,我和自家母上因為要買室內種植的小道具而到百元店購物。

昨天放學的時候看到這間百元店有些可愛的小花盆,所以就帶母上來了。

踏入百元店的時候,我感覺到一種熟悉卻又有點可怕的感覺......

我沒有理會這種不祥預感,帶母上到種植工具的那一欄。
我:哦!媽媽你看!這個花盆超可愛的!www
母:是呢...!欸,這個怎麼樣?能配搭在一起嗎?
我:嗯......挺好看的啊!

?:【日語】歡迎光臨!請問有甚麼需要嗎?

我:【用日語回答】啊不,我們先看...看......?!?!(Oh Shit.)咳咳......

?:【日語】嗯?怎麼了?

我:【看名牌】睦......睦月君?!

睦:はい?



我猛地張開眼睛,只看到家裡的天花板.......
怖いよ怖いよwww